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尚活 > 昆明方言的困惑

昆明方言的困惑

2013年12月10日 来源: 春城壹网 字号: S M L
摘要: 2008年夏末秋初,我来昆明读大学。风尘仆仆赶到学校本部,却被告知应该去分部报到。哦,是分部吗?分部是哪里,通知书上没说啊。

□ 何成江


昆明方言版告示


2008年夏末秋初,我来昆明读大学。风尘仆仆赶到学校本部,却被告知应该去分部报到。哦,是分部吗?分部是哪里,通知书上没说啊。还好,一个黑黑瘦瘦的学姐神奇地出现了,见我不知所措的样子,主动提出送我去坐开往分部的公交车,我十分感动,眼前就像打开了一扇天窗。在她的引导下,我拖着行李来到民院路。那天的公交车来得很及时,学姐干脆地对我说,65路来了,赶紧上去,在教场北路口下车就是我们分部了。


我道了谢,听从她的指引,连人带行李从车门挤了进去,但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因为这是第一次来昆明,人生地不熟,也是第一次坐公交车,上来了却不知道怎么下去。于是我只好厚着脸皮和司机打了一声招呼:师傅,麻烦在教场北路口给我停一下。结果,开车的大婶撂也不撂我一眼,摆出一副很无动于衷的样子,继续转弄她的方向盘。一阵走走停停后,车内的喇叭终于喊道:教场北路口到了,请下车。至此,我算是松了一口气,目的地到了!


但正要下车时,却被司机呵斥住:吼守 !吼守!吼守下!此时,我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吼守”是什么呢?干嘛对我这么凶!她应该说是“后手”吧,我暗自猜测,生怕别人看出我是个乡巴佬,于是赶紧看看后面那只拖着箱子的手,结果发现我的“后手”没碰到人,也没有任何异常。但司机依旧很无语地瞪着我,僵持的那几秒钟,我很煎熬,但我实在不知道我哪里错了。司机大婶感觉我无可救药,最后无奈地反问我一句:坐公交车,前门上,后门下都不知道吗!?真是的!哦,哦。原来如此,这次我算是听懂了她的意思。我不该贸贸然地从前门下车,昆明话的 “吼守”就是“后头”的意思呀。


就这样,我羞红了脸,调头转身,最后一个走下了公交车,留给这陌生的城市一个陌生的笑话。


通过这件事情,我明白了了解方言习俗很重要。接下来的五六年里,我一直在昆明读书和工作,昆明方言中还有两个词一度让我很困惑。


一个是“等一分钟”。你看,他们是这样用的。第一种情形是,你去打酱油,老板暂时忙不过来就会说,小伙子,你等一分钟。于是我乖乖地摆出等一分钟的姿态,准备刷刷微博,结果不到五秒钟,还没打开手机,他就喊,轮到你了,你要生抽还是熟抽?第二种情形是,当你去理头或到办证厅办事的时候,他们也会说,你等一分钟啊。于是我再乖乖地拿出等一分钟的姿态,连上个厕所都跑得很快,生怕错过了那一分钟,结果等了一个小时还没轮到我。我去问他们要不要到我了,他们的回答又是,快了快了,再等一分钟。啊,我无语了,这是什么状况……这两种情形都是等一分钟的表现,却有着天壤之别,其中的“一分钟”我们只能当是定语后置,就像《木兰辞》里的“军书十二卷”一样,不能当作具体的量词,得根据实际情况来衡量,在这里,谁当真,谁就上当了。


另一个让我困惑的词语是“老爹”,我们一般人认为老爹就是爹爹或爸爸的意思,昆明周边的小朋友可不这样,当一个七老八十的老爷爷出现的时候,他会介绍说,这是我老爹!第一次听到如此称呼我惊呆了,暗暗感叹老年得子真是不容易啊,后来打听,老爹就是爹爹的爹爹,也就是爷爷的意思。看来,我又想多了。要在昆明混,我们这些外乡人还得多补补昆明的方言课程啊。

【春城壹网】责任编辑:胡季晔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昆明方言的困惑 有0 条评论

友情链接


春晚传媒电子报 喳哇社区 云南网 云南日报网 人民日报 最乐彩 金碧坊 云南公共就业服务网 中国晚报摄影学会网 凤凰资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