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水煮 > 一对钟盒

一对钟盒

2013年12月10日 来源: 春城壹网 字号: S M L
摘要: 在旧货市场买到两个钟盒。钟盒就是在那些年家里买个闹钟都是件大事,买来还不是随便放在桌上,还要为它专门做一个前面镶块玻璃的盒子,然后才把闹钟郑重地放进钟盒里。
□ 熊建华


在旧货市场买到两个钟盒。钟盒就是在那些年家里买个闹钟都是件大事,买来还不是随便放在桌上,还要为它专门做一个前面镶块玻璃的盒子,然后才把闹钟郑重地放进钟盒里。



这两个钟盒,一个是铁皮的,一个是木板的。从做工来看,原主人是用了好些天的工夫,今天来看,做钟盒的成本远远超过了闹钟。


那个年代,物质远远没有今天丰富,但人们对生活的态度是非常认真的。今天的人太忙了,绝对不会为一个闹钟花几天为它做一个钟盒。但我看,这不是忙的问题,而是人们浮躁了,静都静不下来,哪里还谈得上为家里过日子做个什么用具?但那时人一样很忙啊,忙上班,忙革命,忙学习……


从做工来看,原主人在精心制作它们的时候,心都很静。从造型来看,他们又满怀梦想。可以说,原主人已经把他们对生活的向往做到钟盒上去了。


铁皮钟盒,造型是扇形,八字形平台底从两边流畅地延伸下来,就像扇子根部稳稳托住展开的扇子。中间开了一个圆窗,窗上镶着一片玻璃,使钟盒增加了一些苏州园林的灵秀。钟盒的扣边很难做,而这个盒子是一个半圆加多边几何形的形状,看得出原主人对几何学比较精通。我更看重的是,他那时的心境很静。钟盒上的油漆,随着岁月流去,缩成一片片裂纹,就像年代久远的瓷器上的开片,古老、沧桑,非常美丽。原主人也许满头银发,也许早已作古。透过盒子,我看到一种对生命的感动和真诚。


木头钟盒很大气,拱形盒顶。如果说扇形钟盒是中国园林的古典美,那么木头钟盒就是异国情调。


钟盒的底座往两边伸展得很开阔,像很多欧洲建筑里的回廊,大气而轻巧。令人吃惊的是,盒子正面、玻璃四周,竟然精心雕满了绿叶和梅花,梅花漆成红色,叶子刷成绿色。在钟盒两边,还精心地雕了一树梅花,一边不在了,一边断裂了。我用小钉子钉上梅树根部,又用钳子把钉头剪断,把断裂的梅花蘸上胶水,粘在根部。


梅花欢喜满天雪。那个年代过去40多年,但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到处都能看到梅花的画。爸爸那时还请人专门画了一幅“梅花傲雪”挂在床头上方,家的正面挂着毛主席像,两边还各贴着一幅毛主席语录。


当年画梅花的小伙子后来成了一位收藏家,曾多次把成系列的藏品大批地捐给云南省博物馆,而就在去年,他因病去世了。人去了,物还在。也许当年做钟盒的小伙子也去了,但他用青春的激情画下的梅花,永远盛开,永远鲜艳。

【春城壹网】责任编辑:胡季晔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一对钟盒 有0 条评论

友情链接


春晚传媒电子报 喳哇社区 云南网 云南日报网 人民日报 最乐彩 金碧坊 云南公共就业服务网 中国晚报摄影学会网 凤凰资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