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清新 > 包谷秆

包谷秆

2013年12月12日 来源: 春城壹网 字号: S M L
摘要: 在去白莺山的路上见到一片包谷地。包谷早就收了,只剩下高高的直立着的茎秆,挂着几片破叶子在风中飞舞。我想起十多年前读到的一句诗:“包谷的尸体站在地上。”我很佩服这位诗人,亏他想得出来,把干枯的包谷秆说成是“包谷的尸体”,让我十几年都不会忘记。

□ 王建安

在去白莺山的路上见到一片包谷地。包谷早就收了,只剩下高高的直立着的茎秆,挂着几片破叶子在风中飞舞。我想起十多年前读到的一句诗:“包谷的尸体站在地上。”我很佩服这位诗人,亏他想得出来,把干枯的包谷秆说成是“包谷的尸体”,让我十几年都不会忘记。

让我不会忘记的,还有躲在这片“包谷的尸体”中的几棵小个子包谷秆。已经是深秋了,矮小的包谷茎秆还饱满,有的是绿的,有的是黄的。这种包谷带病,挂着很小的包,剥开没有籽,或者是癞痢头,是庄稼人最恨的。但对小时候的我们来说却是最爱,因为这种包谷秆是甜的。

我生活在出产甘蔗的地方,一年时间大半年都可以吃到甘蔗,但是在甘蔗砍后才开始长节、硬掰来吃只是淡兮兮一包水的时候,小包谷秆是让我眼睛发亮的植物。小包谷秆剥开嚼起来甘甜,虽然没有甘蔗和糖果那么甜,但是对于馋嘴的儿童,聊胜于无啊。

甜味能带来温暖,能缓解我对世界的紧张感,甜味对我的诱惑是无敌的。在格林童话《糖果屋》里,用糖果甜点制成的小屋是巫婆用来吸引孩子的工具,巫婆坚信没有孩子能够抵挡糖果的诱惑。而对于小时候的我来说,生活中没有巫婆,只有对甜的无限向往。可能是小时候嘴太馋,吃了太多甜的东西的原因,长大后我至今不爱吃糖和一切跟甜有关的食品。

【春城壹网】责任编辑:胡季晔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包谷秆 有0 条评论

友情链接


春晚传媒电子报 喳哇社区 云南网 云南日报网 人民日报 最乐彩 金碧坊 云南公共就业服务网 中国晚报摄影学会网 凤凰资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