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水煮 > 剖鱼其实是体力活

剖鱼其实是体力活

2013年12月16日 来源: 春城壹网 字号: S M L
摘要: 一大早,送菜的车就过来了,今天有草鱼呷。廖小强讲:你把鱼的鳞打了,一会我再去剖。我什么话都没有讲,把砧板往洗菜池里一放,开始打鳞,刀是正的,三下两下,鱼鳞就没有了,结在刀上,像一圈圈波浪。还是把鱼剖了算哒,剖鱼其实是体力活,特别是刀走到鱼头位置的时候,一个手的力量,切不开鱼头的,这时候,就需要右手当成一个锤子,拍打刀背几下。

□ 七窍生烟

一大早,送菜的车就过来了,今天有草鱼呷。廖小强讲:你把鱼的鳞打了,一会我再去剖。我什么话都没有讲,把砧板往洗菜池里一放,开始打鳞,刀是正的,三下两下,鱼鳞就没有了,结在刀上,像一圈圈波浪。还是把鱼剖了算哒,剖鱼其实是体力活,特别是刀走到鱼头位置的时候,一个手的力量,切不开鱼头的,这时候,就需要右手当成一个锤子,拍打刀背几下。

第一次剖鱼,还是朱锦华结婚,那还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在小县城的婚礼,都是在家里搞。朱锦华比我大了个七八岁,他在五金公司上班,我在一家化工厂烧锅炉。有一次在朱锦华家,看到一本戴望舒的诗集,当即爱不释手,借了回来。后来朱锦华因病过世,这本诗集也就一直没有机会还给他了。我上班三班倒,没事就跑去朱锦华家玩,那时朱锦华也是一个文学爱好者,我也喜欢胡乱写些分行的文字,送过去给他看。我们两个乐此不疲的事情,是去轻工局门口算八字。花一毛钱,听着那胡子白了的老头,口水四溅,讲着一个人的一生,何时转运等等。

朱锦华要结婚了,派给我的任务即是剖鱼,100多斤草鱼,白花花散落一地,我蹲在地上剖鱼,连凳子都不需要,可能是年轻的缘故吧。花了两个多小时,就把鱼全部剖完了,然后背到厨房交差。酒席开席上菜,是用那山漆漆的大红茶盘,一个茶盘正好装四碗菜。酒席是摆在邻居家里的,从一至四楼都有。上完菜,婚礼也差不多快结束,帮忙做事的人,又重新开一桌酒席,这时人有一点疲倦了,喝几口啤酒了事,哪还有心思呷菜。

六条草鱼,每条五斤左右,10来分钟,我就把鱼剖完了。又到了送小淇上学的点,要出门时,看到小淇的红领巾在桌子高头,喊他打转系上红领巾。小淇上学的地方在向家坡,一个来回,不碰到红灯的话,就是20分钟。

在回来的路上,我就想,把那几条鱼的鱼肝鱼泡炒来呷,正好下酒。说做就做,把鱼泡剪成几节,鱼肠太细了,要是上了10斤的草鱼,鱼肠就可以呷餐好的了。切了一坨老姜,切丁。廖小强切了一碗新鲜的野山椒在桌子上。把鱼肝鱼泡扔进锅里,先把水气炒干,再放油、姜爆炒几下,再放野山椒、盐,又爆炒几下,出锅。一边呷面,一边夹一筷子鱼肝鱼泡,真的美食啊。叫廖小强来试下味,她不呷,讲你呷了就等于是我呷了。

呷完面,把剩下的鱼肝鱼泡端到电脑边,开了一瓶在桂林买的三花酒,慢慢品尝。人生是什么,不就是过自己想要的生活,除此之外,即使有万贯家财,眼睛一闭,不就什么都不晓得了。野山椒有蛮辣,呷一筷子,汗就冒了出来,与窗外的阳光遥相呼应。再过两天,就要立冬了,木棉花在风中还剩下两三朵。正在得意当中,突然听到廖小强在隔壁喊:汪先生,要做事了。

【春城壹网】责任编辑:胡季晔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剖鱼其实是体力活 有0 条评论

友情链接


春晚传媒电子报 喳哇社区 云南网 云南日报网 人民日报 最乐彩 金碧坊 云南公共就业服务网 中国晚报摄影学会网 凤凰资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