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清新 > 夜深不过巷子

夜深不过巷子

2013年12月18日 来源: 春城晚报 字号: S M L
摘要: 关于那条巷子,在我还不曾离开它的日子里,一天要去几次,去过多少次,现在我心里没有一点数的概念了。在这座小镇上,巷子是最普通的那种露天巷,或窄或宽的天空在巷子里生活的人们头顶晃来荡去。

□ 沈念

关于那条巷子,在我还不曾离开它的日子里,一天要去几次,去过多少次,现在我心里没有一点数的概念了。在这座小镇上,巷子是最普通的那种露天巷,或窄或宽的天空在巷子里生活的人们头顶晃来荡去。这类巷子就是小镇典型的肢体语言,但它们又因人们生活的变化各异,暗含乐趣与忧伤,藏着传奇和希望。

父亲单位的院子,我生活的地方,与那条露天巷仅一桥之遥。然而这之间的距离,仿佛是隔开的一个宁静的村庄与跨步现代化的城镇,是泥土与水泥森林判别的标志。

说到那桥,因为有条小沟渠,宽不过五米,除了夏季镇电排站放水,平时沟渠里见不到水的影子,只有横七竖八的石块、垃圾。连接沟两岸的桥,只是简简单单的三块石预制板。三块石板,各自年代不同,其中一块坏了,还藕断丝连地凹陷在沟上方。另两块,一高一矮,一厚一薄,上面留着几只脚印,有人的,也有鸡、狗和猫的。

我是露天巷里的常客。我的许多玩伴就住在这里。出大院的铁门,走过三米宽的水泥街面,从那块“断桥”上颤颤悠悠地颠跑过去,就投进了巷子的怀抱。

笔直的巷路,不足一百米长,我就那样笔直地走过去,要走过胡木匠家,付篾匠家,弟弟的铁哥们刘鹏家,宗娭毑家,肖疯子家……有趣的是,巷子两边的建筑风格不同。右边是一排高低不平的瓦顶房,老青瓦,独门独户,进深长,有天井。许多人家的天井里要养几盆花,栽一棵树。左边的房子也高低不平,但都是水泥结构的两层楼房,这边的前门和那边的后门打开,可以说话,是几户人家的主妇议论着天气、衣料和商品价格,也是建筑的现代与历史在交流。从早到晚,从春到冬。

离开露天巷有十多年了,记忆在时间里藏匿。只有巷子的夜晚伴随着玩过的游戏凸现出来。儿时的我们,喜欢这条静谧、和睦、亲切的巷子。在夜色的掩护下,我们从各自的家门溜出,溜进比夜更深的巷子,溜进孩子游戏的天地。巷子的每个犄角旮旯,都是我们无比熟悉的。那儿有个石阶,是五级,那儿有个躲人的缝隙,从这家穿过又从另户人家出来,捉迷藏,水枪战,弹弓仗……这些只有在夜色下,在巷子里,才叫人过瘾,带来刺激,到今天还令人难忘。

就像我们总要和童年再见一样地与小镇小巷分手,后来到了外面更繁华、热闹的城市里,再也寻觅不到一处儿时的露天巷了。但不断地还有关于巷子的消息传来,谁家的孩子考上大学了,哪个老人过了,谁家的房子卖了……每次听到它们时,眼前又会浮现出巷子,石桥,夜晚,又会想起一个说话怪兮兮的小伙伴在某个晚上的“大战告捷”之后说的那句话:“夜深不过巷子。”

我那时信心百倍地断定他会成为诗人,因为只有诗人,才会说出这样的句子来。分别多年,他成为诗人了吗?不知道,但我想他已经在那个晚上成为诗人了,至少在我心中。

【春城壹网】责任编辑:胡季晔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夜深不过巷子 有0 条评论

友情链接


春晚传媒电子报 喳哇社区 云南网 云南日报网 人民日报 最乐彩 金碧坊 云南公共就业服务网 中国晚报摄影学会网 凤凰资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