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水煮 > 保安老段

保安老段

2013年12月19日 来源: 春城晚报 字号: S M L
摘要: 印尼的亲戚来昆明度假,从海拔十几米的海边一下子上到近两千米的高原,就有了反应,血压升高还有些头昏恶心。我赶紧陪他们就近去省政府的卫生所检查。

□ 徐甘蒂

印尼的亲戚来昆明度假,从海拔十几米的海边一下子上到近两千米的高原,就有了反应,血压升高还有些头昏恶心。我赶紧陪他们就近去省政府的卫生所检查。

水晶宫路窄车多,没法停车,只能跟旁边小区的门卫商量,希望能进去短时间停停车。门卫倒也爽快,杆子一抬就让车子开进去。小区里的路更窄,还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车。转了一圈,就是找不到一个可以把车子插进去的缝隙。正在犯愁,一个瘦瘦小小的保安走了过来,撇着一口滇西口音问怎么回事。赶紧说明缘由,请他帮忙找个停车的地方,并再三保证一会就走。只见他挠挠脖子,四处张望张望,又回过头来看看十分无奈的我。也许是看在我是一个女同志的份上吧,最后指指垃圾房对我说,那就停在那儿吧。我说,那可是垃圾房啊。他误会了我的意思,脸一沉,嫌脏?!那就没得办法啦,你还是把车开走吧。我赶紧解释,不是嫌脏,是怕影响住户倒垃圾,也怕挡着环卫站来拉垃圾,人家会说你的。听我这么一说,他的脸色缓了下来,你停开一点,留得儿垃圾门就没得事了,环卫站的要下午才会来,不怕。说着就指挥我把车倒到合适的位置。

也许还是担心有人挑刺吧,车停好,他没有离开。我仔细看了看他,满脸胡茬子,额头和眼角都是深深的皱纹,细细的脖子和瘦削的身板、还有龟裂的双手都透着疲惫,干涩无神的眼睛里满是沧桑,看着他,我有了想要探究年过五旬的他,为什么会选择远离家乡来昆明打工的念头。他姓段,祖居立有唐标铁柱的弥渡坝子,一家十二口,爸爸、妈妈和岳母老了做不动了,妻子在家盘着自家的四亩七分地,大儿子和媳妇到浙江打工去了,上门女婿和女儿也去了广东,两个孙子和一个外孙女在弥渡家里由老人看着。早些年还好,有了地,雨水又好,种稻得稻、种菜得菜。后来,跟着种大蒜,赚了些钱,花三几万块,盖起了白族小院,给儿子娶了媳妇、给女儿招了女婿,日子还是很好过了一阵子。说起当年,老段眼里有了光彩。家乡日子那么好过,你怎么会来昆明当保安呢?经我一问,老段的眼光就黯淡了,晓不得咋个呢,慢慢地就没得水了,天又不下雨,地都干裂完掉,哪样都种不出来,又添丁添口呢,越过越艰难,只有出来打工找点钱了。我问他,在昆明的日子怎么过?他说,一个月1300块工资,扣掉保险和各种费用,拿到手就一千差点,好在包住,几个人搭伙开饭一个月少说也要五六百块,连烟钱都省掉,每月也只能寄回去两三百块钱。那还不如回家去啊!自家的烟叶想咋个抽都可以啊。老段仰头望着天喃喃地说,在昆明就给家里省了一张嘴,老人和娃娃就可以多吃一口。我紧紧,还能让家首每月多两三百块钱啊,我咋个能回去?

我的心哽了,为老段的无助和无奈。他的诉求其实非常简单、非常低,他们盼望的无非就是能够有水。有了水,他们就能用辛勤的劳作,换取丰盈的收成和安康的日子。我想,与其让老段他们苦苦巴巴地进城务工,不如帮助他们把农田基础设施建设好,这样他们就能在家乡安居乐业,步入小康。帮他们搞水真的就那么难?真的比安置老段们的社会成本高?我困惑了。

【春城壹网】责任编辑:胡季晔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保安老段 有0 条评论

友情链接


春晚传媒电子报 喳哇社区 云南网 云南日报网 人民日报 最乐彩 金碧坊 云南公共就业服务网 中国晚报摄影学会网 凤凰资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