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清新 > 亲亲白菜亦诗亦画

亲亲白菜亦诗亦画

2013年12月24日 来源: 春城晚报 字号: S M L
摘要: 天气预报,近日有大雪。我家领导又到菜市买回来许多大白菜,够吃一旬,心安而怡。一边吃萝卜白菜,一边想着它们的好处,譬如补充人体需要的维生素。

□ 包光潜

天气预报,近日有大雪。我家领导又到菜市买回来许多大白菜,够吃一旬,心安而怡。一边吃萝卜白菜,一边想着它们的好处,譬如补充人体需要的维生素。家乡麒麟畈人,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便是:“鱼生火,肉生痰,白菜萝卜保平安。”这绝非阿Q精神,自古亦然。古时肉食匮乏,菜蔬当家,嚼菜根,亦香亦乐,其乐无穷,有诗为证。譬如朱敦儒“自种畦中白菜,腌成瓮里黄齑。肥葱细点,香油慢煼,汤饼如丝。早晚一杯无害,神仙九转休痴”;范成大“拨雪挑来塌地菘,味如密藕更肥浓”; 苏东坡“白菘似羔豚,冒土出熊蟠”——古人称白菜为菘,俗称包菜、黄芽。而在宋代之前,白菜是散叶型,高低参差,长茎短叶的。到了宋代,人民生活趋于庸常,幸福感普遍提升。老百姓通过改良品种,白菜渐成拢瓣型,外形美观,产量也大幅度提高。现如今的实心大白菜,当出现在元末明初。当时,中原和北方的大白菜种植十分普遍,能人辈出;优良品种渐多,产量倍增,甚至供过于求,出口海外。

习惯使然,我想起画中的白菜,譬如高怀宝的《白菜图》,齐白石的《双兔白菜图》等。在我看来,读画是对庸常生活的一种自我升华。从高怀宝的《白菜图》可以看出,当时的白菜仍然以散叶型为主,茎干丰硕,叶片肥厚,恰似充实无虞的朴素生活。耐人寻味的是,高氏《白菜图》中似乎有一种寓意。你看大白菜足下的牛筋草等,包围着硕大无朋的白菜;旁边还有一株经霜不衰的已经抽穗的车前草,匍匐在地,与之相生相伴,使整个图画充满高昂的情调。而白石老人的《双兔白菜图》,更让我感到亲切。没有色彩背景和自然环境衬托的双兔和白菜,赫然在目。双兔,一黑一白,玲珑可爱;白横黑竖,几乎垂直;短尾长耳,风静无声。一棵洁净、硕大、带根的大白菜,斜倚画面,几近对角,墨色菜叶与黑兔,形成镜面对称,既稳定了画面,又让没有背景的图画充满生机。读者仿佛感受到双兔的尾巴和耳朵微微颤悠,它们在不停地啃食青青菜叶,食而不倦,津津有味。红墨点睛,生动有趣,我这个属兔之人,大约就是那只白兔了。

我还想起古代的白菜碑——嘉靖年间,江西徐九思任句容知县时,曾在县衙门前竖立一块高碑,碑上有画有联,皆为知县所亲创。画是一棵大白菜,栩栩亭立;清风徐来,无尘无埃。联语曰:为民父母,不可不知此味;为吾赤子,不可令有此色。徐九思以白菜自勉,与民同苦共乐,吃菜叶,嚼菜根,两袖清风,廉洁行政,得到句容百姓敬仰与爱戴。

大白菜的精神表现在平凡、朴素、寡欲,这一点无须多言。它的精神还表现在自由与自律。从幼芽开始,大白菜就无拘无束地承浴阳光雨露,哪怕一点点,也非常开心,拥有一颗开放的心怀。开放并不意味着无羁无绊。由于自身的渐渐强壮,大白菜自觉地收拢了无缰的心,它们要把天光地气拥入胸怀,不浪费,不过多地消耗,不挤别人的位置,不占别人的营养。把空间让出来,表面上看自己吃亏了,拥挤了,难受了,但实际上是共存共荣。如果大白菜都不愿收拢自身,遍地散开,那土地又怎么能吸纳阳光雨露呢?

【春城壹网】责任编辑:胡季晔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亲亲白菜亦诗亦画 有0 条评论

友情链接


春晚传媒电子报 喳哇社区 云南网 云南日报网 人民日报 最乐彩 金碧坊 云南公共就业服务网 中国晚报摄影学会网 凤凰资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