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清新 > 大理茶花

大理茶花

2013年12月27日 来源: 春城晚报 字号: S M L
摘要: 苍山洱海把古城捧上掌心,拥入怀中,含在口里。于是,蓝天、白云、阳光,相约和风、细雨、轻霭,久在古城逗留。于是,世界各方来客,与古城分享流水与花朵,爱小男生与小女生或各美其美,或交头接耳、喁喁私语、美美与共。

□ 张焰铎

一花入梦,缱绻一生。

知天命之年与大理古城结缘。真正与大理茶花相识相知相交之后,方有另一种注入生命的难忘与感动。

栖居十年,与古城之美厮守。大理古城,美在户户流水,家家养花。

苍山洱海把古城捧上掌心,拥入怀中,含在口里。于是,蓝天、白云、阳光,相约和风、细雨、轻霭,久在古城逗留。于是,世界各方来客,与古城分享流水与花朵,爱小男生与小女生或各美其美,或交头接耳、喁喁私语、美美与共。

开于梅先,谢于桃李之后,从腊八、圣诞到春节、元宵节,再到朝花节和三月街,四个多月,大理茶花,从隆冬到暮春,不在乎天寒地冻雪压霜欺,也不在乎风和日暖蜂忙蝶舞,撞到南墙不回头,一条道走到黑,一股脑儿报春、迎春、闹春、送春。到头来,才明白自己不属于冬,也不属于春。

四个多月,大理茶花,不在乎石板小巷或车道通衢,深宅大院或茅庐寒舍,官衙佛寺或草民居家。一概喷火吐霞,绽放不止。一园,一林,一片,把节日红、女儿红、高原红,于高天袤地,于凡俗人间,恣意挥洒。而那些单株独树、悄开一隅、寻幽处静的茶花,也雍容华贵、落落大方、火红不熄,从不以孤独寂寞为意,只求生命的自在和自为。

南滇茶花品种,七十又二。大理古城便有四十多种。玉带紫袍,朱砂紫袍,玛瑙紫袍,牡丹茶,鹤顶茶,早桃红,菊瓣,恨天高,童子面,九心十八瓣……目不暇接。大理养育茶花已有一千多年。成于唐代流誉世界的国之瑰宝《南诏中兴画卷》,便有栩栩如生的茶花。大理是茶花的故乡,是茶花的摇篮,是茶花斑斓生命、万千风姿的原点。

花若解语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解语茶花,多事么?

一腔宿志如火难灭的林则徐,65岁贬任云贵总督,一见灼灼烈烈的茶花,惊呼“擎出高枝烂欲燃”,便把烧天燃地的茶花爱得走火入魔,竟要将茶花源头大理,更名“朱天”。林则徐又多事么?清末民初的诗人赵藩则写道:“月轮高挂山河影,心镜勿入造化机。”他的“月轮”和“心镜”,亦有茶花秘语茶花玄机。大理人赵藩同南滇留名的游子林则徐一样,都堪称茶花的花痴。

公元1677年和1797年,茶花先后传入欧洲和美国。三百多年后的今天,茶花又步先辈后尘:告别故土,离别摇篮,远走异国他乡。仅在大理州图书馆内落户的“玉带紫袍园”,其花树两千、花苗十万,全在运筹帷幄:如何行游国内,如何远行国外。弄得国际茶花协会主席、美国人格利高里·戴维斯,面对花团锦簇、绿叶扶疏、红得厚厚重重的花海,赞叹不已。

儿行千里万里,均在娘心娘怀。几百年前这样,几千年后也这样。茶花的大理,大理的茶花,娘与儿魂牵梦绕,千百年,绵绵无尽期。

【春城壹网】责任编辑:胡季晔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大理茶花 有0 条评论

友情链接


春晚传媒电子报 喳哇社区 云南网 云南日报网 人民日报 最乐彩 金碧坊 云南公共就业服务网 中国晚报摄影学会网 凤凰资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