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清新 > 洋牡丹呀洋牡丹

洋牡丹呀洋牡丹

2014年01月06日 648 来源: 春城晚报 字号: S M L
摘要: 有几天连续加班,每晚八九点推上单车回家。深冬之寒只有在南方的夜里才能切身体会到,冬浓如玄墨,路灯寥寥,风冰寒刺骨铺天袭来,无处藏身,行人零散几个匆匆行走。路过西站立交桥时,桥下密集庞大的甜瓜摊、橘子摊早就不见了,白天喧腾的空气寂静得像一张白纸。

□拜蓉蓉

有几天连续加班,每晚八九点推上单车回家。深冬之寒只有在南方的夜里才能切身体会到,冬浓如玄墨,路灯寥寥,风冰寒刺骨铺天袭来,无处藏身,行人零散几个匆匆行走。路过西站立交桥时,桥下密集庞大的甜瓜摊、橘子摊早就不见了,白天喧腾的空气寂静得像一张白纸。唯有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站在路边,手握一把白紫交叠的花束,等待最后的买主。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在意她的存在,须臾的路过,须臾的眼神交错,然后匆匆错身而行。几天后因了这种固定的相逢模式,便对这个卖花的女人多了份留心和关注。

白天时,站在桥墩下卖花的人不少,热浪滚滚的叫卖声中吆喝的均是百合、玫瑰等热销花种,人人爱,也好卖,可早收摊早归家。而这个女人不同,天天都是卖这种细茎的小花,耐心一站,执著到夜晚。

那个晚上照常是加班,快10点才骑上单车回家。照常是路过西站立交桥,那灰白色的桥墩、桥面在黑夜里透出呼呼的凛冽,汽车行驶疾速,带起一股股寒凉。在那种冷静得出奇的片刻,我看到了那个女人熟悉的身影。她站在黝黑硕大的桥洞口,捏着剩下的花束,看不到紫,只有白,仿佛抱着一团雪白的光,瞬间照亮了黑夜的边线,给坚硬的冬天添了抹温暖的柔和。

我停下来,和她站在一起。我们彼此一笑,那一刻,我感到我们是前世的朋友,因为一束朴素的、类似于山野里自生自开的花儿,我们在今生终于相遇。


她告诉我,这种细茎的花叫洋牡丹,虽然没有玫瑰百合那种生来的惊艳,但耐看,花期也长,再加上批发价格便宜,所以对于她来说,很适合倒手拿来卖给路人,为不富裕的家赚点钱。我们成交了所有剩下的洋牡丹,手一握细细端详,白紫单瓣的花简单朴素,开得耐看而不声张,真让人心生柔软欢喜。然后,洋牡丹离开暗夜的路灯下,随我开始了另一段属于它的花期和修行。

我们大多数人的命运都如同这种花儿一样,生不惊人,烟火岁月,历程简单无奇,但平常生命照样可以绽放如花,拥有宁静美好的岁月。在这个寒意弥漫的夜里,我和叫“洋牡丹”的这种朴素之花心心会晤,纵是多么枯瘦嶙峋的冬天,我想,都会因了这满满一把洋牡丹而慢慢开出片刻生动的温暖,直抵人心。

【春城壹网】责任编辑:胡季晔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洋牡丹呀洋牡丹 有0 条评论

友情链接


春晚传媒电子报 喳哇社区 云南网 云南日报网 人民日报 最乐彩 金碧坊 云南公共就业服务网 中国晚报摄影学会网 凤凰资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