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悦读 > 艺海拾贝 此心安处是吾乡

艺海拾贝 此心安处是吾乡

2014年03月18日 来源: 春城晚报 字号: S M L
摘要: 乌台诗案起,东坡自忖必死,不意劫后余生,左迁黄州。从此他的诗文中多写梦境,这或是取《金刚经》“世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之意吧。他的朋友王巩因受诗案牵连,贬谪岭南,王巩有妾名柔奴,随王而往,三年始回。东坡问柔奴:“岭南的风土是不是不太好啊?”柔奴答:“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此心安处是吾乡此心安处是吾乡

佛教在隋唐达于巅峰,至宋代,理学倡明,辟佛者有之,近佛者亦众。苏东坡是宋代诸贤中最喜佛者,历代皆认为他对佛法有极高的证悟。苏辙说东坡“后读释氏书,深悟实相,参之孔、老,博辩无碍,浩然不见其涯也。”东坡诗文,多及佛法,大致可以看出他于般若学、华严、天台、禅宗皆有涉猎。他眼光甚高,曾说:“若世之君子,所谓超然玄悟者,仆不识也。”

乌台诗案起,东坡自忖必死,不意劫后余生,左迁黄州。从此他的诗文中多写梦境,这或是取《金刚经》“世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之意吧。他的朋友王巩因受诗案牵连,贬谪岭南,王巩有妾名柔奴,随王而往,三年始回。东坡问柔奴:“岭南的风土是不是不太好啊?”柔奴答:“此心安处,便是吾乡。”东坡感慨良深,作《定风波》,结句云:“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梦幻、安心、无所住,这些都是佛家的话头,在忧患中霎时变得真切了。东坡早年读《庄子》,叹息说:“昔吾所见,口未能言,今见是书,得吾心矣。”自由已在激荡年轻的心,但不幸的是,他一生大半都在纷扰世事中度过,熙宁变法引发的新旧党争、与程颐的蜀党洛党之争,他皆处风暴中心,64岁时方从天涯归来。  

佛教义理高妙,信者难明,所以常出之以比喻、济之以玄幻,若遇心智相侔之人,则可不必如此,只拈花微笑罢了。东坡所悟的佛法未必有此飘逸,他似乎别有所契。他的朋友陈述古喜论禅,大言炎炎,直如漫步云端,东坡说:“你的禅好比天天在讲吃龙肉,讲得美妙,我也学禅,只是吃猪肉,我是真吃得美而且饱。”黄庭坚的朋友、名僧灵源惟清对此很不满,作偈云:“何知龙肉即猪肉,细语粗言尽入神。惜彼当年老居士,大机曾未脱尘根。”他觉东坡妄分猪肉龙肉,心有挂碍,难脱尘俗。禅门认为一法通则万法通,东坡这样只取一瓢之饮,小门小户,难显神通变化。

华严深灵,不可以计执之心度之,能至真不移者,寥寥而已。东坡于佛法,大致是即学即用,他贬岭南时作诗说:“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做岭南人。”用毕生积蓄建了房,想终老于斯。后因水土不服,卧病在床,作《纵笔》诗云:“报道先生春睡美,道人轻打五更钟。”他年轻时的好友、宰相章惇见此诗,把东坡再贬儋耳(今海南)。天涯节物并未让东坡绝望,反有怡然之意,作诗云:“莫作天涯万里意,溪边自有舞雩风。”无著无作,随缘而化。他写信告诉一位僧友,海南瘴疠作病,然而北方也会生病;海南无医药,然而京师也有很多人死于国医之手。能作如是观者,是悲是喜?今人读书,当知先贤动心忍性之卓绝。

大乘佛学不舍不著之妙用,并非总是神飞思逸。前人扬尘,后人蔽目,有时反倒忘了佛法以心为宗、当下即是。佛经中常铺陈繁华,目的却在言说人生寂寞;寺庙飞阁流丹、宝相庄严,但万法皆归于实相无相。信仰妙在幽暗依稀间、似有非有处。义理纷呈,既引导人的信念,也引导人的妄想。失路迷津、枯荣生死,若未承担,则焉知佛法?东坡自海南归来,说:“九死蛮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他的生命已证悲、证苦,似当有大悟,却不幸行至常州时一病不起。东坡对佛法的证悟能位居几品?也许无人知晓,但我们知道,他一生都在以佛法叮咛自己,只要还乡,就有晨星闪耀。

 牛军

【春城壹网】责任编辑:陈大衡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艺海拾贝 此心安处是吾乡 有0 条评论

友情链接


春晚传媒电子报 喳哇社区 云南网 云南日报网 人民日报 最乐彩 金碧坊 云南公共就业服务网 中国晚报摄影学会网 凤凰资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