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清新 > 时间的味道

时间的味道

2014年10月22日 来源: 春城晚报 字号: S M L
摘要: 闲暇里我们喜欢探讨什么味道最正宗,其实哪有什么正宗的味道,所有味道都是时间的孩子,一不小心就长大了,等着几十几百年后年老色衰,从江湖隐去。这么说来,怀念“正宗”的味道,不如说是怀念自己单纯的岁月。

   前些天和几个同学一起去吃海底捞,其中一位的老家在四川,于是不可避免地讨论起了所谓正宗不正宗的问题。

大概是近来热播的《舌尖上的中国》荼毒太深,随便拉个人来,都能跟你天南海北从文思豆腐的刀工侃到正宗豆瓣酱的产地。如果一不小心表示某味美食不合胃口,碰巧听者当中有人来自该食物的发源地,那么基本上少不了被唠叨一番诸如“你吃的肯定不正宗”、“应该这么做才地道”等等不咸不淡的话。当然,闲聊本身已经足够美好,不该对其苛责,更何况是关于美食的闲聊。不过把问题都推给“正宗”的话,恐怕有点偷懒吧。

  小时候,老家的正宗糖醋鲤鱼必须裹极为厚实的淀粉狠炸,再浇上一种并非简单糖醋调制的怪异酸甜汁。后来,城里 人要讲究健康,又适应了不那么重口的现代味道,渐渐淀粉越裹越少,馆子里的大厨也会学着鲁菜师傅那样,拎着鱼尾巴往上泼热油了。我不知道哪一种做法才算正宗。以今天的口味去挑剔,肯定后者既营养健康,又合烹饪之道,还是所谓菜系正统。

  其实哪有什么正宗的味道,所有味道都是时间的孩子,一不小心就长大了,等着几十几百年后年老色衰,从江湖隐去。

  我觉得这件事上感性一点没有错。高中二年级,赶上南非世界杯,身边同样爱球的那群男生像是打了鸡血。食堂的电视全都锁定在体育频道,每到中午吃饭,一群人就围在那里大呼小叫。我算是他们中少有的姑娘,难得不是只会“看脸”的女球迷,不管是技术动作还是组合站位都能跟看球多年的资深球迷搭上几句。那些日子,天天坐在同样的位置,吃同样的土豆鸡块,因为在身边嬉笑荒唐的人们而总算让一成不变的生活变得有些不一样。更何况那年的卡卡还是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长脸高鼻梁像是中世纪的英俊骑士,那年的厄齐尔还是初出茅庐,一脚劲射从此一鸣惊人。于是,关于南非世界杯,甚至于关于高考前最后的清爽夏天,我的回忆也总是徘徊在那个生活了三年的一中食堂里,不正宗的土豆鸡块和寻常烟火的气息。

  小时候,日子过得比现在慢。我家门口有一间卖馄饨的早点铺,我周末早上常去吃,如果赖床一会儿,去得晚些,就不卖了。老板娘是个开朗的福建人,完美继承了福建人的勤劳坚韧和福建口音,每每边忙活边吆喝:“镇宗湖纠(正宗福建)馄饨啦。”座位旁边的大锅总是热腾腾冒着白气,这场景梦中多次出现,却已经许久没有看到过了。

人老了就爱怀旧,这么说来,怀念“正宗”的味道,不如说是怀念自己单纯的岁月。又能怎么办呢?趁着那些对我们来说“正宗”的味道还未消亡,赶快去吃,记住一段岁月。趁着传送门还未发明,赶快恋爱,记住思念的感受。再赖床,正宗的“湖纠馄饨”就该打烊了。

【春城壹网】责任编辑:张晓橙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时间的味道 有0 条评论

友情链接


春晚传媒电子报 喳哇社区 云南网 云南日报网 人民日报 最乐彩 金碧坊 云南公共就业服务网 中国晚报摄影学会网 凤凰资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