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深度 > 地理 > 滇派园林 庄严大气 精致秀美

滇派园林 庄严大气 精致秀美

2015年05月27日 来源: 春城晚报 字号: S M L
摘要: 云南省风景园林行业协会近日在昆成立,这个旨在研究和推广滇派园林的机构引发了业内外的广泛关注。 什么是滇派园林?它与大众普遍认知的苏州园林有何不同?

云南省风景园林行业协会近日在昆成立,这个旨在研究和推广滇派园林的机构引发了业内外的广泛关注。 什么是滇派园林?它与大众普遍认知的苏州园林有何不同?

建水文庙的泮池是古学宫布局,亭台水榭点缀其中,接天莲叶无穷碧,很有滇派园林的韵味。

建水文庙的泮池是古学宫布局,亭台水榭点缀其中,接天莲叶无穷碧,很有滇派园林的韵味。

缘于民族文化的滇派园林

所谓园林,是在一定的地域运用工程技术和艺术手段,通过改造地形(或进一步筑山、叠石、理水)、种植树木花草、营造建筑和布置园路等途径创作而成的、美的自然环境和游览休憩境域。

云南知名文化研究学者黄懿陆介绍,中国的园林流派,按性质分可分为北方园林、江南园林和岭南园林。北方园林以顾和圆、圆明园为代表,主要是皇家园林;江南园林主要分布在苏、扬、沪、宁、杭、嘉一带,以苏州园林为典范,又称为私家园林;岭南园林分布在广东、福建、台湾等地区,以广东的可园、徐荫山房为代表,是比江南园林显得更加开放的私家园林。也就是说,北方园林代表的是皇家园林、江南园林与岭南园林代表的是私家园林。

云南园林不失苏州园林的精致婉约,不失北方皇家园林的雍容厚重,也不失岭南园林的热带风情,但云南园林却无法并入当中的任何一派。在云南省风景园林协会终身名誉会长崔茂善看来,滇派园林其实是基于云南丰富的植物资源、民族文化特色和独特地貌特征形成的大山、大水、大自然的园林风格,自成一派。

云南省滇派园林研究院执行院长魏开云介绍,云南多元的民族文化孕育出精彩纷呈的园林艺术。版纳、德宏地区的一些佛塔造型如拔地而起的春笋,挺拔秀丽,形成了佛寺园林总体布局的灵活多样。傣族佛塔周围的布局则采用了当地独特的五树六花,即菩提树、榕树、贝叶棕、槟榔、糖棕、荷花、文殊兰、黄姜花、黄缅桂、地涌金莲、鸡蛋花;彝族土掌房旁边种植的则是马缨花,白族民居是“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的庭院花园以及屋外种植的大青树,纳西古城则是小桥流水和家家户户种植的花草果木,元阳梯田的哈尼蘑菇房同样体现出优雅宁静、自然生态、民族风情浓郁的特点。这些都是云南各少数民族顺应自然、在生活中锻造出的艺术结晶,是形成滇派园林的重要文化基础。

数据显示,目前云南园林绿化企业已有500多家,从业人员达到20多万,年产值超过50亿元。特别是以云南园林风格为特色,以石雕柱、孔雀雕塑和云南特色植物在九九世博会上设计建造的“云南彩云园”不仅展示了云南地域文化,更体现出了滇派园林的鲜明特色,堪称云南园林园艺的经典之作。

大理剑川古城西门老街很有“家家户户栽花,小桥流水人家”的意境。

大理剑川古城西门老街很有“家家户户栽花,小桥流水人家”的意境。

滇派园林的经典之作

“云南包含全国大多数气候类型,普遍适合植物种植,造园花卉取材配置模式多;其次,云南变化多样的地质地貌看似险峻,却是最佳的造园要素,园中有山水,山水如图画;丰富的民族文化是滇派园林的灵魂,最为典型的就是建水朱家花园,它是中原文化与边地文化相结合的产物。”崔茂善说。

自唐朝开始,建水至今已有1200多年的历史。其古称步头,即码头,原先汪洋一片,却因为独特的地理位置成为各个政权觊觎的交通要道。南宋末年,忽必烈征服云南,此后的建水成为滇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开启了长达7个世纪的鼎盛。明清时期,随着流官军队进入,大量中原汉人迁入建水,中原汉文化与边地民族文化开始对接。

“建水是汉文化成功移植边地的一个标本。”建水县文联主席武德忠介绍,中原汉文化移植到建水,又和当地文化和谐共生,建水朱家花园就是一个典型代表。

朱家花园始建于清光绪年间,前后历经30年,于宣统年间落成,是云南首屈一指的私家园林。整座建筑占地2万多平方米,主体建筑呈“纵四横三”布局,为建水典型的 “三间六耳三间厅附后三耳,一大天井附四小天井”并列连排组合式民居建筑群。院落层出迭进,门中有门,院中有院,空间景观层次丰富,且变化无穷,犹如一座迷宫。朱家花园同时享有滇南“大观园”之美誉。

与整个建筑的宏大气势相比,朱家花园的大门并不奢华,甚至有些低调,有点南方园林的精致婉约,但细细观察就会发现,大门的建筑风格是建水当地传统民居中典型的“三叠水”样式。

要一窥朱家花园的精致典雅必须穿过月宫门。月宫门拥有月亮的外形,内部是方形的木质门板,月宫门上方镌刻着“循规蹈矩”,这是朱氏家族的治家格言,寓意着为人处事“外圆内方”,在外做事要圆滑,擅于周旋,对内做人则要方方正正,循规蹈矩。

整个朱家花园的点睛之笔是水上戏台,台口呈八字形,延伸于池上,戏台有3开间,并有二耳房作为化妆室和道具室。水池边的石栏上有12幅浮雕和诗词书法,极具艺术价值。当年朱家主人常邀文人雅士聚会于此,谈诗论政,饮酒品茗,吟风诵月。每当祭祀祖宗,则请滇剧名角来水上戏台唱戏助兴。

内宅院中的梅馆、兰庭、竹园、菊苑4个庭院也各具特色,这些雅致的名字是以庭院内栽种的植物来命名,同时在每个庭院中都置了一口石缸,建筑学上称为“门海”,也叫吉祥缸,可养花观鱼,调节小气候。由于园内都是木结构建筑,石缸的另一功能就是蓄水防火。天井在朱家花园中不但具有采光、通风、排水等实用功能,也是妇女闲谈、小孩嬉戏的场所。朱家花园有房舍214间,大小天井就达到42个,内宅院的天井之所以比宗祠的还要多,就是为了给封建思想束缚下的女子提供更大的活动空间。

水上戏台是整个朱家花园的点睛之笔。

水上戏台是整个朱家花园的点睛之笔。

云南建筑的园林意识

传统园林流派需要人文历史的积淀,岁月留痕的检验,所以外界对“滇派园林”自成一派也存在争议。认为与传统北方园林、江南园林和岭南园林相比,滇派园林没有严格的定义,且缺乏时间历练等。然而一些云南园艺界人士却认为,滇派园林不但历史文化积淀深厚,其园林意识可以追溯到青铜器时期。

青铜器时期的云南就有较为发达的青铜器制造工艺和艺术成就,其中能够体现园林意识的就包括在大理祥云县境内出土的“干栏式小铜房”,该铜房下层空敞,上层挑出,有窗洞,屋顶悬山,倒梯形屋面,有挡风板,屋面错落有致,这表明当时的建筑中就有了园林意识。

到了三国时代,汉族先进的生产技艺随着中原政权的扩张进入云南,加快了汉文化与本土民族文化的交流融合。在云南出土的一些古陶文物中,就不乏各式陶俑组成一幅“主人凭栏眺望,仆人吹箫伴奏”的场景,耕田、池塘、阁楼、音乐等元素构成了诗情画意的田园生活画卷。至今仍被称为“孔明帽”的傣家竹楼,其楼顶由来的传说就蕴含着深厚的文化内涵。

唐代南诏国的崛起,逐渐形成了具有白族特点的民居及园林艺术。宋朝宗教的繁华,更形成了滇西不同于滇南的佛寺布局,景洪曼飞龙塔,就是在这一时期形成的佛寺园林精品。

元代,云南逐渐进入了一个民族文化大融合时期,佛寺、文庙、书院等在各地十分兴盛。民族文化、宗教文化、儒学思想的殿廊亭阁与山水植物奇妙组合,形成具有云南特点的园林精品,例如昆明圆通寺、西山太华寺、建水文庙、大理西云书院等建筑群,彰显了云南民族文化、山水景观、植物多样性的特点。

明清时期,各地崇尚自然,修造园林渐成风气,具有自然趣味的亭台楼阁日益增多。清代在洱海周边大面积植树,使洱海浮现出“千尺长堤三尺柳,绿荫临水水含烟”的雅致美景,这也是自然美景与人工园艺浑然融合的代表作;此外,始建于元代、完工于明清的丽江古城布局独特,建筑群依山就水,既有山城风貌,又有水乡特点,成为今天不可多见的世界文化遗产。

早期形式疑为抚仙湖水下遗址

另一些云南本土学者则有更为大胆的观点,认为滇派园林甚至源于史前文明,并与抚仙湖水下遗址息息相关。

黄懿陆介绍,从3500多年前的殷墟文化看,木构架单体建筑在殷墟时期就已经出现了。这类建筑大致可分为下、中、上3个部分。下部是台基,包括直接承托木构建筑的基座、基座四周的栏杆和可供上下的台阶;木构建筑的中部,即指由柱、梁、枋、檩、椽和斗拱等组成框架结构体系,连同木构屋顶统称为“大木构架”;木构建筑的上部,主要指屋顶。屋顶是中国古建筑的冠冕,为防止雨水淋湿版筑墙,屋顶多采用较大出檐。从汉代起屋檐多做成反曲状。后来,又采用屋角反翅和屋面举折的结构做法,因而屋顶出现了式样繁多的艺术形象。

从以上建筑风格和流派看,中国园林建筑自成一家,似乎与西亚建筑、欧洲(古希腊)园林格格不入,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但三者之间不但有联系,而且交会点就在云南澄江抚仙湖。2.4平方公里的抚仙湖水下遗址就是滇派园林的早期形式,而且是世界园林的源头。

在抚仙湖水下遗址发现了一些干栏式建筑。在一些石质构件上,发现一些残留的柱子矗立在石头上,可以构成干栏建筑的样式。抚仙湖水下遗址既出现了具有西方文化明显特征的石质建筑,也出现了具有中国东方特点的干栏建筑。从而可以知道,这里是一个东西方文化交织的中心点。

目前,抚仙湖水下遗址残留下来的30座建筑基本保留完好。有代表神祇的3.7米高的三角形建筑,有19米高的五层石质祭祀塔,有石板铺筑的道路,还有类似西方斗兽场的建筑等等。最深的建筑距离水面89米,最高的建筑顶部距离水面2米。

当然,关于滇派园林的早期形式与水下遗址是否密切相关,仍待考古发现。

“滇派园林+”的大意境小浓缩

诗意栖居在资源优势相对集中的地域,云南人用取之不尽的资源开展造园活动,就自然而然形成了云南独特的园林风格。经过历史的积淀,智慧的结晶,这种独特性越加明显。“滇派园林客观存在,但长久以来缺乏整合,没有人给其定名。”崔茂善认为,云南园林绿化产业总体呈现“小散弱”格局,作为“植物王国”的云南,每年却要从外地调运大量苗木入滇,在建设一些较大园林的时候,省内无法供给足够的量。“在云南要什么植物都有,但要什么量都没有”。

崔茂善说:“发展至今,滇派园林的概念已不局限于传统印象中的山水园林实景,就像‘互联网+’一样,我们现在正在打造的‘滇派园林+’也是一个不断延伸的概念。”

他举例,有时在一个陶制品、一个瓶子或是一个盆景中就能体现出云南元素。例如“滇派插花”,利用本地产的玫瑰、薰衣草等植物摆出具有云南特色的造型。有些造型看上去“四不像”,但插花师通过对植物的选取和颜色的搭配,最后制作出来,一看就知道是云南的;另一个滇派园林的延伸是“滇派盆景”,这几乎是滇派园林的一个“浓缩精华版”。利用傣族传统植物“五树六花”制作的盆景,造型是一只孔雀,或是一个傣家小卜少。抑或利用植物的根茎打造成一个缩小版的滇派山水园林景观。

“滇派园林是对云南园林艺术的传承,同时也是对于云南园林绿化产业的全方位整合。云南作为植物王国,拥有奇幻的山川地貌和立体气候,同时又有深厚的少数民族文化积淀,这些都是云南打造滇派园林具有垄断性的优势,未来发展不可小觑。”崔茂善说。

春城晚报记者  秦明豫 摄影报道

【春城壹网】责任编辑:孙诗莹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滇派园林 庄严大气 精致秀美 有0 条评论

友情链接


春晚传媒电子报 喳哇社区 云南网 云南日报网 人民日报 最乐彩 金碧坊 云南公共就业服务网 中国晚报摄影学会网 凤凰资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