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深度 > 人物 > 晚报深读:战略导弹兵

晚报深读:战略导弹兵

2015年06月04日 来源: 春城晚报 字号: S M L
摘要: 普通的兵,就非常能引起观众的极大兴趣,但若是战略导弹兵呢?你又知道多少?


每周五晚在湖南卫视播出的大型国防教育节目《真正男子汉》,勾起了不少人对军营的回忆,也引燃了很多人当兵的梦想。普通的兵,就非常能引起观众的极大兴趣,但若是战略导弹兵呢?你又知道多少?事实上,这些外表风光的士兵,也在做着非常琐碎的工作。有这么一个兵,当兵29年,最高“头衔”就是班长。说到这里,可能很多人觉得他这么一个兵不上进、不努力:但事实是,在领导那里,他是部队的顶梁柱,不可或缺;在他的兵那里,他是好朋友、老大哥,无可替代。


    他,王忠心,解放军第二炮兵驻滇某部的导弹兵。最近两年,在部队里掀起了学习王忠心的热潮,但面对种种赞誉,王忠心总觉得于心有愧——我不过在平凡的岗位上,干了份内的事情而已,没有什么值得宣传的。但不论是在单位,还是在外面,凡是了解他的人,都有些自愧不如。当兵29年,他把工作干到了极致,在一个平凡的岗位上,干出了不平凡的事情。

    一直以来,二炮因保密规定,甚少为世人所知,但最近这支部队揭开了神秘面纱。春城晚报记者走进第二炮兵驻滇某部军营,带你走近这些战略导弹兵的生活和工作。

记者眼:他的优点正是很多人的缺点

导弹兵,听着很威风,想着也很牛掰,导弹更是很神秘。说实在,采访王忠心之前,我是冲着导弹去的,主要想看看第二炮兵到底装备了什么样的“大杀器”。但很可惜,由于部队的保密规定,我虽然在部队待了好几天,可连个导弹的影子都没看见。失望之余,我却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意想不到的,正是本文的主人公王忠心,确切说,是他关于工作的心态。

    现在,静心是很多人工作和生活追求的目标,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难。可在王忠心的身上,我看到了“静心”二字。29年军营生涯,当了25年芝麻绿豆大的班长,没有抱怨,也没有浮躁,安安心心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对比我自己,我今年入职刚好10年,正巧进入了职业的瓶颈期,经常会胡思乱想,难道一辈子就当一名记者?我的未来又在哪里?换作是我,当兵29年,却只当了个班长,我是绝对不干的,论资历排时间,最起码都应该是个团长吧!面对这样的不甘心,王忠心的一句话让我隐约看到了答案:有什么不甘心的?与其在那里胡思乱想,还不如好好干好手头的工作,不论什么工作,都要有人做。

    是啊,无论什么工作,都要有人做。现在,王忠心是全国人大代表,还是主席团成员,是全军学习的先进典型,但他从来不认为他比其他的战友有什么过人之处,不过是在一个岗位上做了应该做的事情而已。面对几次失之交臂的提干机会,王忠心也遗憾过,也懊恼过:谁不想当干部?可几次机会错过后,他并没有因此受到影响。第二天,还是像往常一样,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

    在同一个岗位上,干一年两年,绝大多数人都可以。但在一个岗位上连续干29年没有抱怨,而且没有出过一次错误,相信很多人都不可以。相比于王忠心的专业素养,他平和的心态更让人敬佩和折服。而这样对待工作的平和心态,正是我们现在所处的不断变化的这个时代,所最为缺乏的。

    采访的最后,王忠心轻轻拍拍胸口:在这个岗位上,我尽心尽力地做了,我问心无愧了。这一刻,我如凉水浇背:关于工作,我有资格说这句话吗?我尽心尽力了吗?我能像他一样,问心无愧吗?

    首席记者 李继升

兵王王忠心把“小事”做到极致

□ 首席记者 李继升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这句话被很多军人视为经典。但在第二炮兵驻滇某部却有这么一个兵,他却一口气当了29年的兵,或许在一些人看来,他不是一个好士兵。但事实上,他是一个异常优秀的兵,两次受到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的接见,获得的各种荣誉更是不计其数。他所在的部队组建半个世纪以来,仅有两个兵获得了“荣誉称号”的表彰,而荣誉称号的分量,比一等功更重。获得这个表彰的,一个是他,另外一个,则是他带出来的兵。

    现在,他依然努力在平凡的岗位上,面对各种各样的荣誉和表彰,他有时候诚惶诚恐:“很多兵都和我一样,都在这个岗位上干着平凡的事情,但幸运落到了我的头上。”在他所在的部队里,常说的话是千人一弹。也就是说,一枚导弹的发射,需要上千人共同协作努力。缺一不可,而王忠心一直认为,自己实在微不足道。

    操作准确性近乎机器


    29年来,在平凡而又枯燥的实际操作中,他铸就了传奇。

    如果不是肩章上的四道拐,很难把王忠心同一般的士兵区别开来。他清瘦的脸就像是被刻刀雕琢过一般,只剩一身黝黑的皮肤包裹着还算健硕的肌肉。更重要的是,他当兵29年却在一线当了25年班长,三粗一细的“四道拐”,是一个普通士兵所能达到的最高衔级。网上说,这样军衔的士兵,比将军还稀少。

    他的战友们有的升迁有的退役,他的得意门生们早已在领导岗位上担任要职。可在所有人眼里,对他只有两个字:敬重。或许因为他不单是那种将手艺发挥到极致的普通匠人,他的手艺有点特殊。他打交道的是导弹。差之毫厘就可能灾难万千的危险家伙。测控它、调试它的过程,就如同驯服一头猛兽。

    王忠心所干的测控,并非是瞄准或者监控导弹的飞行状态,通俗来讲,就是给导弹体检。

    导弹如同火箭,由数万个零部件相互配合才能成功发射,一旦其中的某一个零部件出现了问题,导弹轻则无法发射,重则偏离目标损毁途中,甚至危及自己国土和人民的安全。王忠心的工作,就是在导弹发射前,确保每一个零部件的正常工作,同时确保零部件之间相互配合正常。从生产厂家接收导弹后,王忠心和他的战友们,首先要对导弹的整体先进行检测,如果要把导弹移交出去,也要进行类似的检测,确保合格。为了保证打仗的时候导弹是100%可靠的,王忠心和战友们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对正在服役的导弹进行检测,如果发现异常,就要找到问题所在,并最终解决问题,确保导弹永远处于最佳的技战术状态。

    导弹的测控,看似简单。但实际上,这个工作异常复杂,数百个程序不能有一丝错误,数十位操作手也不能有一丝错误操作。仅以检测前的“开机”为例,王忠心就要发出10个指令,发出指令之后,各个号位上接受任务的战士首先要大声重复王忠心的指令,在确保无误之后,再进行操作。而后,王忠心才发出第二道指令,再重复,再执行……如是的10个指令全部完成后,才会完成“开机”动作。而后,才能开始真正的工作。开机如此,那么导弹的检测检测工作复杂性、精密性、严谨性可想而知。对于每一次导弹检测任务,王忠心都要发出数以百计的指令。

    就是在这些日常的操作中,29年来,王忠心没有下错一个口令,没有做错一个动作,没有连错一根电缆,没有报错一个信号,没有记错一个数据,没有按错一个按钮,也没有损坏一件仪器,这在基地独一无二,在二炮也是凤毛麟角。

    一屋子图纸全装进脑中

    成为传奇的故事足够精彩,背后则是漫长到无法计算时间的苦练。

    王忠心的传奇始于1991年秋。当时,导弹点火后精准命中目标。庆功会上,刚从青州士官学校毕业的王忠心出现在领奖台上。主持人介绍其事迹:一个接触新型导弹才1年多的新兵,能担任关键号位操作号手,且操作精准无误,这在全旅尚属先例。而5年前,当时年仅18岁的安徽少年王忠心初中毕业后,选择了参军。

    1987年4月,已是二炮某旅士兵的王忠心第一次见到了那个“大玩意儿”。28年后回忆,他依旧感到震撼,也在心里种下了一颗责任的种子:“将来我也要能操控它。”

    入伍两年后,王忠心考入了青州士官学校,学的是入伍时部队装备的老型号导弹的发动机专业。刚毕业,他就赶上了部队第一次换装。新导弹与老型号相比,设计原理截然不同,现代化程度更是不可比拟,以往所学除电路基础知识外,完全用不上。王忠心遇到了一个又一个难题。

    为了能驾驭这个大家伙,王忠心如饥似渴地向厂家师傅请教导弹原理,跟大学生干部学习电脑知识,课后加班加点研究教材和电路图。新型导弹虽然操作更简单,但是运行更为复杂,仅仅是总图资料,就可以铺满一间60平方米的房子。到了最后,这些图纸已被王忠心装进了脑子中。遇到问题,王忠心的第一反应就是扫描这些图纸,哪一块出了问题,然后再调出相关区域的分图。就这样,化繁为简地解决问题,王忠心掌握了导弹测控专业全部19个号位(岗位)的全部操作本领。

    有一年,在一次发射前的系统测试中,指示灯没有信号显示。最后,厂家都派来了专家,但还是无法解决问题。紧要关头,王忠心的大脑似乎长了“双核”,打开相关的4张电路图,快速地在地图上剔除N种不可能。1个多小时后,将故障锁定在一块集成电路上,一查,一个电容被击穿。换上新电容,指示灯显示正常。这一幕令在场的专家们啧啧称奇。

    事实上,早在2000年,王忠心就已进入由旅总工程师任组长的技术把关组,除了担任测试控制指挥外,还在一线临机处置故障。多年来,他先后参与处置或定位的大大小小故障达200余例,多次上演传奇。

    传奇的背后是长时间的苦练。军士长王国胜还清晰记得第一次跟王忠心学习技术时的情景,当时王忠心递给他一根训练用电缆,让他反复练习插拔电缆头,半天时间,练了近2000次。王国胜不禁有些抱怨。王忠心二话没说,闪电般将电缆插头插入电源基座。王国胜愣住了,与自己磨蹭半天才插入相比,王忠心的动作堪称完美。从此,王国胜终于沉下心来练习每一个动作。拔插电缆头,其实只是王忠心工作的一个缩影,在他操作过的19个号位上,王忠心也是用拔插电缆头一样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才缔造了一次次攻坚克难的传奇。

    2008年,部队再次装备新型导弹。已过不惑之年的王忠心坚持学习,很快弄懂了新型导弹的原理,再次成为了带头人。大学毕业的王治基下连时,被安排与王忠心结对子。让自己向一个只有中专学历的战士拜师,尽管了解了王忠心的“名望”,但王治基还是半信半疑。

    一次检测中,电脑显示某项数次超标。旅里安排王忠心组织技术人员排障,但他突然胃痛无法赶往现场,营里只好派王治基带队执行任务。操作中,王治基能想到的方案都试了,数据仍不稳定。无奈之余,王治基只好给“老师”偷偷打电话。王忠心听完后,立刻让王治基安排7号手检查设备靠左第三根电缆。搁下电话,王治基回到现场重新下达排障方案,果然是那根电缆出了问题。如今,已经是二炮某基地装备部副部长的王治基,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还是感到不可思议。

    爱跟女儿一起打网游

    本周日,是王忠心女儿王扬高考的日子。“这一次我将不再错过。”王忠心说。

    多年来,习惯于只有母亲陪伴的王扬在中考后,对父亲发了火:“我那么重要的日子,你竟然不在。如果你在的话,帮帮我,或许我就能考上更好的学校。”3年前,王扬中考,匆忙的她带错了考试资料,焦急的她只能干瞪眼。别的父母在这个时候肯定会帮子女检查或是临时送来,可王忠心远在山西执行任务,根本顾不上女儿的考试。中考考砸了。王忠心对女儿感到了深深的自责。“如果再重来一次,我想我应该陪在她身边。”

    时间在3年后给了王忠心弥补的机会。今年女儿高考,王忠心请了假陪在她身边,做可口的饭菜来慰劳女儿。

    作为父亲与丈夫,现在每周一聚的生活已让王忠心感到满足。“我喜欢和女儿打对战网游英雄联盟,可她嫌我技术菜,打一会就不让我打了。”王忠心有些落寞地说。所幸的是,在多年之后,他总算参与了女儿的成长,了解了年轻人的世界。而在打游戏中,也是父女两个最有默契、最轻松愉快的时刻。

    “我就快退休了。我也想,退了以后,女儿到哪儿读书,我们老两口就跟到哪儿陪读。”王忠心说这话时多少有一些弥补的意味。王扬1997年出生,直到2004年才有机会生活在父亲服役的城市。父亲是什么?王扬记得,每当她做作业遇到数理化方面的难题时,父亲总能给她一个满意的答案,如果父亲不在家,她就打电话到连队请父亲帮助解决难题。可王扬之前并不知道,王忠心的文化基础并不好,只是为了不让她失望,自己是边学边教,实在遇到棘手的问题,就到连队请教大学生士兵,等弄懂了,再打电话告诉女儿。现在,王忠心很难管得了高中生女儿的学习了,遇到周末的休息时间,他总喜欢骑着自家的电动车,送王扬去上辅导班。路上,王忠心两眼专注地看着前方,王扬便靠在父亲的背上看着风景,一路,父女两沉默无语。

    对于妻子和家人,王忠心也充满了愧疚。入伍近30年,最长一次离开部队回家,也只有两个月时间。那是1999年,服役满13年的王忠心按照政策确定转业了,两个月时间内,一边找工作的王忠心还不得不面临父亲的离世。前程茫茫,还有家庭的变故,很难知道王忠心是如何挺过那段日子,直到3份从部队发来的电报让他回去,他才知道,全军第一次实行士官制度改革,他可以留下继续服役。

    彼时的王忠心也面临着艰难抉择,他既想回去,可家里还有嗷嗷待哺的孩子和生意失败到连房租都付不起的妻子。

    舍不得部队,王忠心还是回去了,在电话里,王忠心一直鼓励妻子杨红苗,“困难总会过去的。”这一种坚定的信念,终于在2004年得以回报,根据政策,杨红苗和女儿得以随军,与王忠心不再千里之隔。

    对于生活来说,困顿曾是王忠心家人不得不面临的大问题。2002年,一位已创下千万资产的江苏籍退伍战友得知王忠心的窘境后,主动打电话表示,让王忠心退伍跟着他干,年薪5万,这几乎是他当时工资的4倍。因为难以割舍这一份与军队的感情,王忠心谢绝了。于是直到2009年工资大幅上涨后,王忠心家里才有了第一笔存款。物质上的匮乏,似乎并没有给这个家庭带来不快,一样出生于农村的杨红苗说:“很幸福,很知足。老王的工资足够一家人生活,还有节余,部队安排我们住进了团级干部公寓,与普通人相比,我算是嫁了个贵人。”

    带兵是老师更是朋友兄长

    把70后当朋友带,把80后当兄弟带,把90后当孩子带。这,就是王忠心的带兵方法。

    无论已经取得了何种辉煌,退休依然是王忠心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干了快30年了,我也应该退休了,我不能老把着位子。”所谓的位子,在外人看来,不过是芝麻绿豆般的班长。因种种原因错失了提干机会的王忠心,却是每年导弹专业教室铁定的授课人。

    带了20多年兵,现在的王忠心,比很多兵的父亲的年龄还要大。但就这么一个40多岁的男人,经常带着20岁上下的兵,打扫卫生、整理内务、5公里越野跑……在这些看似一件又一件的小事中,王忠心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年龄而降低标准,特别是5公里越野的成绩,也一直保持在30岁以内的标准水平。闲暇时间同样跟20岁上下的新兵们打篮球、踢足球。打牌的时候,也经常被新兵们脸上贴满字条、身上画满乌龟。而兵龄长一点的士官,更不会把王忠心当长辈看,经常会跟他开一些不荤不素的玩笑。每到窘境,王忠心就会假装愠怒骂过去:你们这些兔崽子,没大没小的!

    手下的士官真的没大没小的吗?并非如此。相反,下面的新兵,从心底里都当他是好老师、好朋友、好兄长。对于这样的关系,王忠心说,不付出真情真心责任心,是换不来的。

    现在,老王依然在一线带着这帮快接近00后的孩子们。“千万别小看他们啊,以前以为他们娇气,吃不得苦。谁知道,该整真把式的时候,他们一个都不含糊,让人刮目相看。”

    王忠心所在部队政委许保坤说,他们单位共有27名高级士官,其中24名还在当着班长,并且都干得很出色,这与王忠心的示范作用是分不开的。

    面对荣誉,老王总是害羞和困扰。在平凡的岗位上干出了不平凡的工作,因而成了全军学习的榜样。从2012年开始,王忠心就频频到各单位进行演讲。

    刚开始时,演讲稿都是机关的战友帮忙润色,其中也难免有拔高的地方,但在演讲中,王忠心无一例外都会跳开那些大话空话。刚开始演讲的时候冷场、紧张得说不出话来是常有的事。再到后来,王忠心发现,与其顺着稿子讲,不如就当是跟战友们分享工作心得一样,不讲意义,直说工作事实,这样就轻松得多。于是到了后期,用稿子讲演时,王忠心反而还会出洋相,但脱稿跟大家讲工作谈体会时,王忠心竟然不会磕巴紧张了。

    通讯员 李鸿林 摄

对话 :可能我比别人更专注更执着

春城晚报:你被树为典型后,工作生活有没有改变?

    王忠心:工作还是一样,只是离开单位参加各种活动的时间更多了。

    春城晚报:你挺健谈的,演讲应该不错。

    王忠心:不是这样的。2012年第一次在单位做演讲,面对1000多号人,我心里比执行军事任务还要紧张。比起面对机器来说,面对这么多人,我真讲不出来,后来讲得多了才好一些。

    春城晚报:其中有没有让你难忘的?

    王忠心:有一次参加二炮的座谈会,大领导都来了,阵仗大。临行前,基地政治部张凤中主任还亲自带着几位处长给我做培训。练了大半个晚上,我还是不习惯。啥语气、站姿、手势什么的都没学会。“教练”最后也没辙了,干脆交代说,你就别管演讲技巧了,立正站好,扯开嗓门讲出精气神就好。这么一来我就放松多了,大嗓门一吼,还赢得了大家的掌声。

    春城晚报:大家的掌声主要还是因为你不平凡的事迹吧?

    王忠心:其实,我的故事很平凡也很普通,我只是在我平凡的岗位上干着平凡的事情,换作任何一个人,只要勤奋敬业,都可以干得很好。如果非要让我总结什么成功秘诀,可能就是我相对比较专注、比较执着吧。

通讯员程凯飞摄

【春城壹网】责任编辑:郑海燕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晚报深读:战略导弹兵 有0 条评论

友情链接


春晚传媒电子报 喳哇社区 云南网 云南日报网 人民日报 最乐彩 金碧坊 云南公共就业服务网 中国晚报摄影学会网 凤凰资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