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深度 > 事件 > “病属旅馆”生命的悲喜与坚守

“病属旅馆”生命的悲喜与坚守

2015年07月30日 878 来源: 春城晚报 字号: S M L
摘要: 远道就医的患者治疗成本的确在增加。就昆明来说,早在2003年就有外地患者在医院附近租房。同一片区, 10多年的时间,租房成本已涨了10到20倍,增加了外地来昆就诊者的治疗成本。

2014年11月苏天风大腿被查出患有恶性骨肉瘤,已到晚期,由于巨额的后期治疗费只好选择了截肢。

2014年11月苏天风大腿被查出患有恶性骨肉瘤,已到晚期,由于巨额的后期治疗费只好选择了截肢。

最近,春城晚报关于癌症病人蜗居医院附近的报道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其实,这只是全国各大医院周边的缩影。医疗资源紧缺已经是全国性的问题,并非某一家医院,也非某一省的医院如此。

如今,各大医院附近早已催发了一整套产业链:鲜花、寿衣、餐饮等等,格子房只是其中之一。

而另一方面,远道就医的患者治疗成本的确在增加。就昆明来说,早在2003年就有外地患者在医院附近租房。同一片区, 10多年的时间,租房成本已涨了10到20倍,增加了外地来昆就诊者的治疗成本。

无论是受益者或是患者,他们在医院方圆之地演绎着不同的人生,在这里有痛苦,有温馨,也有对生命的希望与抗争。

怎样解决为患者“减负”这一老大难问题?毫无规范与监管的业态,无疑存在安全隐患,如何能对其有效监管,从而减少可能发生的不幸?这都需要我们探讨。

月入近3万的二房东

7月22日上午9点半,李师在省肿瘤医院正门口观望着出入医院的人们,口中不时低声喊着“住宿”。

这个身材微胖,穿着桃红T恤黑色裤子,垮个黑色小包的女人,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医院门口招揽生意,并发送手里的一叠名片。

与其他“同行”相比,李师发的名片算得上是相当精致,名片上面醒目地写着“云南省肿瘤医院住宿出租”,名字一栏则是“李师”,同时附有小图片展示房间,在名片底下还用心地写着“欢迎光临,祝您早日康复!”

以为我们是寻房租客,她十分热情。“我的房子离医院很近,你们出来找房子不要坐出租车,他们会把你们拉到宾馆酒店去,贵得很,本来生这个病花钱就多。”李师一边说,一边步履匆匆地带路,“我的房子你看了就知道好不好了,人住外面第一就是要安全,再一个是干净。”

出了肿瘤医院,往南走了百米右转到一个巷道后,就到了李师房子所在小区。

这是一单元一楼靠右的房间,三室的房子被隔成5个房间。其中开着门的一个房间,正是李师当天想要租出去的房子,里面摆了两张床,屋子一角的简易电视柜上放着一个25寸的老式电视,旁边还有一个可折叠的小桌,透过窗外可以看到灌木丛和一棵生机勃勃的绿树。

“一天60元,刚好他们今天就要走了。”李师指着正在收拾行李的中年男性说道,他带着妻子到昆明就医,当天妻子做完化疗出院,他们准备回家 “这是第二次住了,没办法医院没床位。”

李师显然已经见多了这样的房客,她简单地打过招呼后开始介绍起了房子的好处:公用客厅有沙发、电视,厨房可以做饭,锅碗瓢盆都齐备,公共卫生间可以洗浴,“最重要的是离医院很近,你们看病排队都很方便。”

李师说话利落,带着混杂寻甸与昆明口音的方言。“我是寻甸马街人,来昆明十几年了。” 李师不讳言,自己如今是个稳当当的二房东,“这个小区里我有15间房子(3套房子),今天就剩两间房子没租出去了,你们要不快点订下来,说不准一会就没了。”

“医院随时人都这么多,尤其是这几个月,娃娃放假了大人得闲来看病,或者是上学的娃娃领着来看病,房间几乎都爆满。”29日上午10点,记者电话询问她是否有空房间时,她说早已爆满。

小算一笔账,按照李师的收费标准60元到70元不等,那么15个房间如果每天爆满一个月至少有27000元的收入。这已远远超出她租房、简易装修的费用。

“这个事并不是我一个人做,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她说,如今背靠大医院挣房租的人俨然成了一个群体。一些二房东们甚至拥有更多房子,那么他们的收入则更多。

事实确是如此。

如果站在肿瘤医院门口,不时便有人上前来招呼。李师走在路上也会遇到同行,彼此问下当天的“战果”。

“其实虽然我们也挣钱,但是也的确为病人家属解决了难题,尤其是从地州上来的,医院床位紧住不下,住宾馆酒店农村人真的住不起。”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二房东说,他们在赚钱的同时也尽力为病人考虑,“病人和病人家属心情不好,看看电视,为了给他们节约成本,我们锅灶都是齐全的,顶多自己添置碗筷。”

苏天风住进医院接受治疗

苏天风住进医院接受治疗


医院附近的“病患家属区”

过去曾是肿瘤医院家属区的小区,如今在院子里住着的几乎大半都是这些二房东们。

重病患者到医院就诊租房住,其实并非现在才有。至少早在十几年前,从地州赶来的患者就已经在这附近租房住。

“原来这一片还有城中村,现在都拆了,没有了。”每年,沈萍(化名)还会带母亲到这里复诊。12年前,她还在读大学时,母亲查出乳腺癌并到医院就诊,同样因为医疗资源紧缺,当时在附近的城中村租房住,“住了有半年,当时房租比较便宜,一个月100元。很简单的一个单间,可以做饭。”

实际上,以肿瘤医院为核心,附近的出租房十分多。

从省肿瘤医院正大门往西走不到100米,右转的康苑巷里就是一个被人们称作“省肿瘤医院家属区”,如今已然是十分兴盛的“病患家属区”。

小区出出进进的,不少都是头戴口罩或手拿片子的病患或家属,院子树荫下坐着的也大多是些二房东。随机对几栋单元楼观察,从一楼走到六楼,开着的门几乎都是被隔成小间的出租房。

我们尝试进行不完全统计。一个单元楼内总共有12户,以开着门的住户来判断是否为出租房。在3栋1单元,共有6户敞着大门,经观察询问全部是用来出租,占据该单元楼一半住户;2栋2单元,有7户开着门,也全部都是出租房屋; 5栋三单元则有6户为出租房。

“现在这个小区至少有2/3都是出租给病人和家属用,就1/3的是住在里面的人。”小区一位老人如是说。

一些原住民因外来者不胜烦扰,在一个单元里,一扇门上特意在墙上贴了白纸,上面写着醒目的“此房不是招待所”,而在这张白纸右前方的墙上,明显还贴着白纸,上面的字迹有些模糊,但依然可以辨认是;“请注意:此房不是招待所。”

“如果是正儿八经在这里住,的确非常不舒服,一天到晚不知道有多少人来敲门,要不然就是在医院就诊的病人家属,还有就是这些中介。”一位在这里住了多年的中年男士说,在最近两三年,不少原住民选择搬离这里,“有的把房子卖了,有的就是租出去,但是自己不住在这。”

“我要特别解释一下大家口中的‘肿瘤医院家属区’。”云南省肿瘤医院主管医疗的副院长李文辉教授说,该小区在过去的确是医院家属院,后来小区已经社会化,所有产权已经归属户主,很多职工都把房子卖给外人了,“现在和肿瘤医院没有多大关系了,不存在肿瘤医院利用外面出租房去牟利。”

他说,从医院的立场上来说,一直十分反对这样的小招待所,“因为没有资格开办招待所,安全隐患很大。”李文辉进一步解释,医院曾要求也配合公安机关对附近小招待所做过清查,“我们坚决要求取缔,公安机关也反复清查过,但是查的时候没有了,不查的时候又出来了。”

的确,在医院附近,不乏一些极其简陋无消防设施的出租房,为了省钱依然有不少人入住,其安全让人担忧。

一家人在租的房子里吃饭

一家人在租的房子里吃饭


增加的生活成本

而除了该小区外,附近兴隆小区、凯苑小区、兴杰花园等多个小区都已经沦为“医疗出租房”黄金地段。

附近康苑巷中,几栋突兀林立在拆迁废墟中的三四层民居也打着“住宿”的招牌,这也是附近最便宜的房子,500元的月租,但没有卫生间也不能做饭。尽管如此,依然不时有手里拿着片子的病患进出。

而这,也证明了外地求诊者之多。

57岁的苏加芝是腾冲人,如今已在昆明住了10多天,“说我的床位是58号床,可我连床位在哪里都不知道,现在还要花双份的钱到外面租房子住。”苏阿姨算了一笔账,最初几天家里有4个人来照顾她,需要租两个房间,“这就雷打不动的120元花掉了,还要每天几口人吃饭,最少也要200元钱。”她一脸愁容,“我们就是种田人,家里种点水稻和烤烟,看病花钱本来就多。”

除了病情,增加的生活成本几乎是每个患者压在心中的大石。

“每一次化疗费用15000元左右,加上生活费和来回车费,接近20000元,说句实话,家里已经没有积蓄了。”带着妹妹看病的苏武,声音低沉。

“妹妹的病,很难说。因为她这是肺转移了,如果打化疗的话,心态好一点,可能会好,打这个化疗的费用很高,每一次的医药费都在15000元左右,加上生活费,来回车费,接近20000元,把家里的积蓄都掏空了。”

7月21日晚上,他带着妹妹和母亲到昆明来治病,“到肿瘤医院没住的,跑了很远,从6点钟找住处找到10点钟,最后在西园路找到的,110元一晚上,我们3个人住。住了一晚上,又赶紧到医院附近,找到一个晚上50元的房子。”

尽管妹妹也办理了住院手续,但是直到前两天才落实了床位。“我就想着,如果妹妹能住上院,我买一张几十元的简易床住在医院里,就省钱多了。”

李文辉说,实际上,因为术前检查需要排队,而且医保政策也有规定,如果病人不办理入院手术,会因门诊检查拥挤长期无法进行检查,而且检查费用也无法报销。医院为了加快周转,解决看病难的状况,少数患者出现挂床也是无奈之举,而医务人员要承受更多的工作负荷,来为患者进行诊治。

医疗资源紧缺,尤其是床位紧张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如果对每一个病人来说,的确造成了不方便,但我们要顾及全体病人,尽量解决更多病人的就医情况,从宏观来说,也是为了解决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李文辉说。

蜗居里的温情

“哥,你知道希腊雅典的代表人物吗?”

“好像是个女神吧,名字我记得不了。”

“是雅典娜!”

同样住在出租房里的26岁的苏武和未满15岁的妹妹苏天凤的生活显得十分温馨。

几乎每天,苏天凤都会坐在出租屋里,拿本初中的书打发时间,尽管她才参加完小升初考试,尽管她的恶性肿瘤不容乐观。

2014年,对苏武一家来说是一个雪上加霜的年份。

苏家来自去年“8.3”鲁甸地震的震中——龙头山镇,因地震房屋垮塌。而两个月后,妹妹苏天凤就因腿痛在昆明被查出患有恶性肿瘤,并已转移到肺部。

而在更早之前,父亲外出打工意外过世,妹妹未满周岁时因无人照管,左手放到火塘里致使失去了整个左手手掌。

这是一个不幸的家庭。每天吃的不过一颗青菜,几个土豆;苏天凤从未吃过蛋糕,等待看病时的奢侈零食不过是一个烤洋芋。

尽管如此,在这个只有三、四平方米的出租房单间里,处处流露着温情。

“我每天都要给她讲故事,讲我身边发生的真实故事,讲励志的故事。” 妹妹小升初考试之前,苏武给她讲了今年的高考故事——无臂考生考603分,被四川大学录取。

只要有哥哥陪着,这个一头短发有些腼腆的女孩就会不时露出开心的笑容。

“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不应该把生活的黑暗一面展现出来,要把积极一面展现出来,我妹妹经历了这么大的事情,更应该阳光,不能因为得了怪病,整天沉默寡言,看到的都是生活的阴暗一面,那么即使没病的人都会生病。”

苏武将一部分的期望,寄托于奇迹,“如果心态好,心情好,说不准就会有奇迹产生。”

6月26日下午,苏武在凯苑小区住了5天后,他准备离开妹妹与母亲,到宣威办事。离开时,妹妹不舍地看着他,却又坚强地说道:“哥哥,我在这里也懂了很多事,医院里面的事我会自己努力去做。”

妹妹苏天凤的一句话,让他几乎红了眼眶。“心里又开心又难过,开心的是妹妹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开始懂事了,长大了,超乎同龄人的见识。难过的是我没有全心全意去照顾妹妹。”

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已经义无反顾地将妹妹看成自己的责任,“我还有一个双胞胎哥哥,当年上初中,他为了让我上学就出去打工了,我这么多年读书完全靠他供养,如今也是我为家人做事的时候了。”

而这样的场景几乎在很多拼居的出租房里出现,因为患病他们更加珍惜亲人间的情感。

46岁的何晴(化名),每天到附近的农贸市场,想着如何能做一顿丈夫能吃又吃得下的饭菜;来自德宏的小陈细心地照顾52岁的母亲,陪母亲看喜欢看的电视,只要母亲说想吃什么,他就立马洗手做饭……

“我现在挺后悔的,过去没有好好关心妈妈,也不懂事让她老操心。”20岁的小马有些哽咽,这个今年即将上大二的男孩有些无法接受母亲身患癌症的现实,但在母亲面前,他已学会尽量放着轻松的语调,“一直都在网上看,也跟她讲只要配合治疗,心情放开治愈的机会很大。”

因为母亲生病,这一个月来他已经成熟了很多,“我只想珍惜和家人在一起的每一天,也想让家里人知道我会好好的。”

晚饭后苏天风在租住的小区散步

晚饭后苏天风在租住的小区散步


坚守生命的希望

事实上,租住在这里的患者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脆弱和漫无边际的绝望,看到陌生人询问租房情况时,他们大多会热情温暖地提供信息。

直至今天,沈萍依然记得母亲从普洱到昆明看病的岁月,“家里没钱,用药都是便宜的药,打了两次化疗。”在最艰难的日子里,一家人没有放弃任何希望,“可能妈妈不放心我们,所以挺了过来。”如今,每年母亲都会到省肿瘤医院复诊,结果让母女俩满意。

“其实在来这里之前,我想着为什么是我得了这样的病,上天为什么偏偏针对我,但是当我来了这里,我才知道原来有那么多和我一样的人,我就没有那么怕了。” 今年40岁的钟姐穿着一件色彩艳丽的短袖,一条绿色裤子,在出租房内收拾着刚买的一把青菜,整个人显得十分精神。

两年前,她被查出患有子宫癌,“说实话,最初精神已经快要崩溃了。”她说,直到第一次到肿瘤医院,因床位紧张,在附近找房时,她的心情才渐渐平静起来,“我的情况算好的了,还有很多人比我的情况更糟糕。”

“生命是自己的要珍惜,不管怎么样,人都要面对现实。” 也是从那时开始,钟姐决定好好爱护自己,她每天坚持锻炼身体,“从晚上6点散步到8点,然后再跳舞跳到10点,我觉得现在身体很好。”

即便到昆明就诊期间,这个习惯依然很好地坚持着,“每天拉着我的病友逛,逛超市逛大街,还要到西山区广场去跳跳舞。”

与其他患者由家人陪伴不同,这一次钟姐是和她的病友一起搭伴从景谷来昆复诊。两个人互相鼓励,互相开解。

昨天(29日)上午,钟姐在医院排队拿检查结果,“还不错,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她笑着说,决定当天与病友结伴回家。

“不是骗你,只要不是特别晚期的,在我这里住的病人还是有好转的。”二房东李师说得一脸肯定,“我见得多了,人和人不一样,坚强一点的乐观一点的,大多结果要好一些。”

尽管是做生意赚钱,她说自己也希望住在自家出租房里的病人能有些好运气,“就像名片上写的,希望他们早日康复。”

春城晚报记者 连惠玲/文     刘筱庆/图

    实习生 李少贤  李云蕾对本文亦有贡献

【春城壹网】责任编辑:孙诗莹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病属旅馆”生命的悲喜与坚守 有0 条评论

友情链接


春晚传媒电子报 喳哇社区 云南网 云南日报网 人民日报 最乐彩 金碧坊 云南公共就业服务网 中国晚报摄影学会网 凤凰资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