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深度 > 人物 > 赵晓钧从水立方设计者到“顺天合道”生意人

赵晓钧从水立方设计者到“顺天合道”生意人

2015年11月24日 来源: 春城晚报 字号: S M L
摘要: 48岁的赵晓钧,在第四个本命年的时候,为自己做了一个非常认真的选择,就是响应国家提出的生态文明建设去做乡村建设。

“水立方” 新华社发

“水立方” 新华社发

赵晓钧

水立方亮相北京奥运会后,赵晓钧的名字就再也没有和水立方分开过。10月底,赵晓钧受邀到云南作了几场讲座,每一场讲座的开场白,都是从水立方开始。

际上,这位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对谁都客客气气的著名建筑师,自水立方就没有再参与新作品的设计,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他一手创办的悉地国际设计顾问有限公司(简称“CCDI”)做管理了。

48岁的赵晓钧,在第四个本命年的时候,为自己做了一个非常认真的选择,就是响应国家提出的生态文明建设去做乡村建设。他说:“这个选择不再关乎挣哪份钱、做什么生意,而是为自己选择一个生命的方向。因为自己终究是一个企业家,当自己去理解人的价值不在于得到什么,在于贡献什么时,就认识到做生意还有第三个层次,叫做‘顺天合道’。”

水立方的荣光

距离2008年北京奥运会,也已经有7年了。即便如此,当人们亲耳听到“水立方”设计师赵晓钧回忆当年设计方案是怎么出炉的时候,都听得十分认真。

2003年7月29日,“水立方”凭借创新、独特的浅蓝色不规则“泡泡”外层设计,在国家游泳馆设计方案评选的10个入围方案中脱颖而出,一举夺魁,被定为国家游泳中心的正式方案。

“水立方”设计方案,是赵晓钧率领中国建筑师小组与澳大利亚PTW建筑设计公司合作完成的。当时在悉尼,中外双方设计团队始终围绕着水元素的表现形式来进行创意。

中外思维方式的不同就显现了。当外国专家都拿出波浪、曲线造型时,中方的3位设计师却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水平”的形状。3位中方设计师事先并未相互通气,对于“平静之水”的“众望所归”,是因为他们都想要表达一种阴阳对比和含蓄。

赵晓钧除了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身份外,还对中国传统文化颇有研究,喜爱书法,也爱画画。他说,他们的设计理念受到过一个故事的启发。中国宋代的一个皇帝出题考全国的画师,题目叫做“深山藏古寺”。怎么把“藏”字画出来,这是最大的难点。结果,拿到第一名的画师,只画了一个在山间挑水的和尚,以此暗示寺庙的存在。

由此,赵晓钧觉得,这是东方思维习惯下非常吸引人的审美体验。

最后为什么选择了用盒子的形状“起义”,赵晓钧回忆,也是经过了十天的争执,才最终敲定设计方案。“为什么是方的构思,在不知天地四方各有多远的时代,中国人将自己定位于宇宙的中心,以与中心等距的‘方’来界定自己身外的领域,以赋予未知世界一种抽象的秩序,从而建立一种有序的和谐。”

赵晓钧不止一次在接受采访时谈到,“水立方”甘愿当“鸟巢”的配角,与国家体育场的兴奋、激动、力量感、阳刚气息以及图腾形象不同的是,国家游泳中心呈现给我们的应该是宁静、祥和、带有迷人的感情色彩、轻灵并且具有诗意的气氛。

褪去设计师的光环

1994年,赵晓钧与合作伙伴共同创立了CCDI。当时正逢我国民营经济的高速发展,多数创业者想要独立门户。赵晓钧却逆潮流而行,坚持同一所国有的国家骨干设计院——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合作,成为其隶属公司。

这样的选择,也种下了他与北京奥运结缘的种子。北京奥运会赵晓钧造就了水立方,水立方也造就了赵晓钧。作为享誉世界的著名设计师,如果继续走设计之路,一定还会有很多出彩的建筑出自他之手。

意外的是,自此之后,赵晓钧再未有一件作品问世,“一心扑在管理上了”。他表示,“水立方”的成功迅速提升了公司在海内外的知名度,促使公司规模化、国际化提前变为现实。

有人问过他,为什么要转型?赵晓钧曾这样解答:基于整个中国建筑行业目前很重要的一个状态,就是建筑师普遍职业化水平不高,组织能力不强。业内人士都能看出来,我们与国际的根本差距不在设计水平,而在组织效率。比如,国内设计公司普遍是在知道自己不会赔本的情况下就接单了,根本不知道具体能赚多少或会赔多少,成本的高低主要通过增减人力来控制,处于一种作坊式的状态。

同时,有许多国内的工作室想实现专业化,但是做不到。比如有一个公司想专门做体育项目,但它拿不到很多体育项目,就会有生存危机。这决定了它想做专业化,得先形成规模,把产业做出来。

“CCDI的业务模式转型和我个人从一个建筑师转变为一个职业经理人,都有这方面的意义。”赵晓钧说,他有一种不是设计师的能力,自己称之为“狡猾”,就是对人情世故、权与利、文化、民众意识等在“通达”价值取向上的一种能力,能掌握一种分寸,别开生面或剑走偏锋,使作品在需要得到更多人接受的时候能面临一个比较好的局面。这更多的是一种体现在“如何使设计中标”层面的东西。

深圳湾高层住宅、深圳高交会展中心、深圳江苏大厦、深圳地铁大厦、深圳碧云天住宅区……这一连串地标建筑,大都是通过投标所得,所以赵晓钧被同行戏称为深圳建筑设计界“标王”。“2000年是我们比较猛的时候,基本上那一年深圳重大项目我们拿到了一多半。”赵晓钧说。

由此,也更加坚定了他的信心,“我的能量更多地体现在这些方面,这些能力用来设计一个组织更加用得上。”

现在,CCDI已经拥有上海、北京、深圳、成都、纽约五大区域公司,在国内主要城市设置分公司或办事处,汇聚了近4000名优秀的人才。

乡村建设的梦想

生意做到这一层,赵晓钧开始思考一个企业家的责任。“我认为生意有3个层次:第一,巧取豪夺。第二,运筹帷幄。当我去理解贡献的时候,就认识到原来做生意还有第三个层次,叫做‘顺天合道’。于是在我要选择自己方向的这个阶段,就认真地去理解这个‘天’、‘道’是什么。”

曾经在香格里拉,一个副县长陪赵晓钧到市场买松茸,整个松茸购买过程就是一个人与人之间互相防备、互相博弈、互相对立的过程,让他充满不安定、不放心的感觉。与此相反的,一个朋友到香格里拉的藏民朋友扎西那里住了一段时间,因为吃了刚摘下来的松茸,美得不得了,到处显摆,所有人都羡慕,说能不能让扎西帮忙空运一点。于是他教扎西包装,用冷链送货,最后每个人拿到的松茸,都带着大山的气息,得到非常美好的分享,可以想象远在千里之外的扎西也非常开心,这个朋友帮扎西卖了几万块钱的松茸。同样是松茸买卖,你会发现一种方式是互相隔阂的,一种方式就变成了一个美好情感的分享。

从这里,赵晓钧体会到,原来商业的力量有这样的两面。一个生意、一个投资该不该做的时候,赵晓钧就会考虑这个生意或是投资,是不是促进了所有人“良知半径”的增大。如果一个生意能够激发并唤起人们的善意,这样的生意就是好的。

目前,他正在进行的乡村建设,用的也是这样的方式。避免将贪婪、欲望、竞争这些城市病,传染给乡村,赵晓钧在两三年前开始往村里走,他把这种业务叫做文旅养农综合社区发展,包含文化、旅游、养生、养老和新农业、新农村的综合社区营造。

他计划在大理宾川县鸡足山开发这样的乡建项目,融合现实性、前瞻性、嵌入型的集文化、旅游、养生养老、新农村建设、现代农业发展及相关产业升级于一体的新城镇综合开发项目。

春城晚报记者    谭江华

【春城壹网】责任编辑:孙诗莹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赵晓钧从水立方设计者到“顺天合道”生意人 有0 条评论

友情链接


春晚传媒电子报 喳哇社区 云南网 云南日报网 人民日报 最乐彩 金碧坊 云南公共就业服务网 中国晚报摄影学会网 凤凰资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