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深度 > 地理 > 钦州VS景洪 当白海豚遇见亚洲象

钦州VS景洪 当白海豚遇见亚洲象

2015年11月25日 来源: 春城晚报 字号: S M L
摘要: 广西钦州位于北纬20°54′~22°41′,云南景洪位于北纬21°27′~22°36',景洪与钦州,一个在高原,一个临海边,却因为同一纬度被联系在一起。


广西钦州位于北纬20°54′~22°41′,云南景洪位于北纬21°27′~22°36',景洪与钦州,一个在高原,一个临海边,却因为同一纬度被联系在一起。亚热带与热带的湿润季风,使得两地降水丰富,常夏无冬,年均日照超过1800小时。沐浴着同一纬度的阳光,珍稀动植物遍布其中。

景洪野象谷是目前国内唯一能够近距离看到亚洲野象生活状态的景区,在野象频繁出没的季节,来到野象谷,有缘的人都能看到野象。而对于生活在钦州三娘湾的中华白海豚来说,要看到它,也需要缘分。坐着快艇出海,大约10分钟,就能看到被称为“海上大熊猫”的中华白海豚。巧合的是,同为国家一级濒危保护动物的亚洲象和白海豚,在数量上也出奇地相近——200-300头之间。

作为全国最大的生蚝养殖基地,钦州大蚝营养丰富,而且可以生吃,这让人想到傣族同胞另一道生吃美食——剁生;钦州坭兴陶与景洪慢轮手工制陶都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与坭兴陶现阶段的产业化相比,拥有4000年历史的傣陶现状亟待发掘与保护;一江通六国的“澜沧江·湄公河”穿越景洪而过,景洪港是中国进入东南亚各国的便捷通道。地处北部湾的钦州港自古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在“一带一路”的大背景下,该地的“先试先行”已经暗流涌动……

野象谷亚洲象闲庭信步

三娘湾白海豚漫游海湾

三娘湾地处广西南部钦州湾,这里雨量丰沛,年均气温22℃,年均日照时数1800小时。三娘湾海域冷暖流交汇,鱼类资源异常丰富,成为白海豚时常光顾的地方。

穿过一片茂密的椤麻树林便来到了三娘湾海滩,长约1.5公里的月亮海滩,水清沙幼,椰树摇曳。坐上渔民的山寨快艇,驶离岸边约5海里便进入了中华白海豚的出没范围。大海无边,与天空连成一线,点缀着一只鸥鸟,就像一幅淡雅的水彩画。船老大暗示并非每次都能见到白海豚,由于多云小雨,今天这个天气有点悬。他将马达熄了火,船身随波浪起伏,四周安静得只听见自己的心跳,所有人都在屏息等待,好像一丁点声响都会影响到海豚的真身显现。突然间,旁边一艘船传来一阵叫声:“海豚!海豚!”。距离大约20米的海面上,一只深灰,一只粉白,它们牵着手,上下起伏着,或许是在散步也说不一定,尖尖的嘴巴,微微张开,好像是在对着我们笑呢。

中华白海豚是宽吻海豚及虎鲸的近亲,有“水上大熊猫”之称,它们喜欢栖息在亚热带海区的河口咸淡水交汇水域。它们一般不集成大群,通常为3至5只一起,有的则单独活动。 其实白海豚并非生来就是白色,刚出生的白海豚是深灰色,成年后呈现粉红色,当它们身上的斑点完全褪去之时,就变成白海豚了,所以我们见到的这些白色精灵其实已经步入更年期。

千里之外的亚洲象生活在高山密林,其珍惜程度不亚于中华白海豚。在东南亚地区,人工饲养的亚洲象并不鲜见,但野生亚洲象却已很少。除了时常遭到偷猎者袭击,作为大型动物,它们的生育周期较长,繁殖率低,因此非常容易灭绝。目前,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是亚洲象在中国唯一的栖息地。

据考古发现证明,亚洲象曾广泛分布在长江流域、两广及贵州地区,甚至北至黄河流域。随着气候和地理环境的变化,亚洲象被迫一路南迁。距离景洪市22公里的野象谷是中国首家以动物保护和环境保护为主题的国家公园,野象谷修建了高空观象栈道、雨林观光索道、亚洲象博物馆、亚洲象种源繁育基地、亚洲象表演学校等设施项目,游客在不干扰象群生活的情况下就能近距离观察到它们的野外生存状态。而在钦州三娘湾的白海豚保护区,当地也同样禁止渔民随意捕捞,就是要为白海豚留下充足的食物。

由于保护得当,钦州的白海豚也跟版纳的亚洲象一样,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了人类面前。

春城晚报记者 秦明豫

云南版纳和广西钦州 相隔千里却如此相似

相比于西双版纳名气在外的金字招牌,广西钦州似乎并不太被人所知。但是,同一纬度的两座城,却有着太多太多的相同。你有你的美丽,我有我的精彩,钦州和景洪,看似没有多少关系,却因为一个相同的纬度,让它们有了很多缘分。

坭兴陶窑变无需颜料

慢轮陶烧造暗藏密码

钦州陶历史悠久,境内夏、商、周时期制陶已十分普遍。隋唐时期,钦州已有大型制陶作坊,技术日益成熟。清咸丰年间,钦州陶器发展鼎盛。时至今日,钦州坭兴陶已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与云南建水陶、重庆荣昌陶、江苏宜兴陶并列中国4大名陶。

陶艺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眉宇间闪烁着灵气,手中的陶坯随着刻刀的不断飞舞,慢慢呈现出了精彩的图案。制坯师傅说,坭兴陶使用的泥巴是山上的红砂泥和地上的白泥按照比例混合而成,红泥硬,白泥柔,就像骨与肉的组合,做出来的陶器便有了一丝灵动。师傅骄傲地说,坭兴陶最大的亮点就是烧制后会产生窑变,出炉打磨后便会呈现色彩斑斓的纹理,这种变化不添加任何燃料,是随机产生的,因此每件作品都会不同。

过去,坭兴陶使用古龙窑、隧道窑等窑炉进行传统工艺烧制,需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烧成率低,而且窑变率也只有1%至3%。近年来,坭兴陶生产企业引进烧制效益更高、更环保的电窑、燃气窑,并进行了有针对性的技术改造,节省了大量人力物力,烧成率也高达90%以上,窑变率更达到70%至80%。

展示区摆放着各类陶器成品,有的呈古铜色,有的为天蓝色,也有紫色的虎纹和墨绿的大斑,这些浑然天成的纹理就是传说中的“窑变”。众多作品中最受游客青睐的还是实用的茶具,古铜的外观泛着哑光,令人爱不释手。

与钦州同一纬度的景洪市也有一项国家级制陶技艺——傣族慢轮制陶。据考证,傣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4000年以前,2006年5月20日,傣族慢轮制陶技艺被列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然而,与钦州陶“产业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现阶段除少量用于装饰品和佛教礼器外,工已较少见到传统的傣族陶器。随着学习和从事制陶的人越来越少,西双版纳只有少数村寨还会制作陶器。傣陶是中国原始陶艺的代表,但是产业发展之路却要向坭兴陶学习。同时,它也是解开中国新石器时代烧陶之谜的钥匙,亟待发掘和保护。

诗情画意三娘湾

诗情画意三娘湾

可以生食的钦州大蚝

可以生食的钦州大蚝


生食钦州大蚝苦咸带鲜

景洪剁生麻倩才是王道

大蚝也叫生蚝,可以鲜食,蚝肉蛋白质超过40%,有海中牛奶之称。钦州大蚝养殖面积15万亩,产量达到20万吨,全国70%的蚝苗产于钦州。

浮筏用竹子拼接而成,原先的大蚝养殖是将蚝苗固定在木桩上,而木桩是直接插在海底的,这样既不环保产量也不高。养蚝的大哥站在浮筏上,从水里拎起一串蚝,他说,现在的大蚝养殖都是这种悬吊式养殖。浮筏用竹子做成,拼接成网箱后浮在水面上,在育苗初期,养殖户会将蚝苗用水泥固定在绳子上,然后挂在浮筏上,每串大约20个,收获期2至3年。

眼前的生蚝是真正的生‘生耗’,突破印象中碳烤生蚝那样的成品,新鲜出海的生蚝包裹着结实的外壳,模样有点诡异。开蚝要用专业锉刀,然而当时我们唯一可用的工具是一把斧头,艰难的开蚝过程换来的是一次原汁原味的尝鲜体验。白色的蚝肉看上去很鲜嫩,用手很难将蚝肉整个拿下,索性对着嘴巴连蚝肉和汁水一口闷下,入口的感觉首先是咸,然后略苦,再后来鲜味就上来了,蚝肉也很有嚼头。

生吃大蚝让我想到景洪的“剁生”。剁生顾名思义就是生食,傣语叫“刹”,用牛肉做成的剁生叫“紧刹”。或许是宗教习俗的原因,景洪地区的剁生一般由傣族男子操刀制作。

剁生是一道既营养又原生态的美食,放养在西双版纳热带雨林的牛,呼吸着无污染的空气,吃着纯天然的鲜草,因此肉质洁净鲜嫩。现在一般不提倡吃生肉制品不是因为做法不科学,更不是吃法有问题,而是因为食材的变化及所受到的污染,让人们敬而远之。云南的彝族、傣族、白族等都有生食的食俗。

但凡傣族重大节日或红白喜事,如若哪户没有剁生,会让客人视为吝啬鬼,来年办红白喜事时,就没人再帮忙了。喜事当日宰杀的健康牛肉取一腿,分解出最好、最嫩的精肉,用铁锤在砧板上捶打,反复捶打中要不断地加入大蒜、花椒嫩叶等配料,让配料充分融到肉里。直到牛肉打成肉泥,改用特制的刀子剁,反复剁的同时再次加入调料与肉充分混合。剁生的配料并无特别规定,依个人喜好可以变幻出各种口味,但有一种配料必不可少,那就是版纳的野花椒,当地人叫“麻倩”,这种香料不麻,但香味特别,有了它,剁生才算是真正大功告成。

钦州茅尾海的大蚝,由于水质洁净,可以生食之;景洪与钦州同一纬度,这里的牛身处热带雨林,吃鲜草,喝矿泉,肉质健康鲜嫩。故无论是钦州大蚝还是景洪剁生都是“生食”菜谱中的经典代表。

景洪港面向东南亚

钦州港瞄准自贸区

钦州位于广西北部湾经济区的中心位置,早在两千多年前的汉代,钦州就是中国通向东南亚的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在海上丝绸之路最为繁盛的唐宋时期,钦州已经成为我国重要的对外贸易港口。进入现代的钦州于1994年撤地设市,现辖两县四区,陆地面积1.08万平方公里,海岸线长562.6公里,人口400万。

清晨的钦州港码头,远洋货轮来回穿梭,工业园区流水线繁忙运转,保税港区商品直销中心购物者络绎不绝……行走在钦州港每时每刻都感受到经济发展的活力。据今年前三季度统计,钦州全市GDP总量603亿元,同比增长9%。其中港口货物吞吐量完成4773万吨,集装箱吞吐量60.13万标箱,增长22.7%,位居北部湾港口第一位。随着今年30万吨级航道和30万吨级码头的建成使用,钦州正在加快港口建设,力争到2020年港口吞吐能力达到2亿吨。

广西一直在觊觎“北部湾自由贸易试验区”,钦州位于试验区申报的核心区,利用自身区位优势和政策优势,已经率先启动了78项“先试先行”措施。

10元一听的德国进口啤酒,500多元的泰国乳胶枕头,来自新西兰的奶粉,西班牙的红酒,德国的厨具……钦州保税港区国际商品直销中心于今年9月开业,在超过3万平方米的直销中心内,集合了30多家国际商品直销超市,有万余种进口商品供游客挑选。在泰国商品体验馆,热情周到的老板对我说,泰国产品质量肯定不用说,价格方面这样说吧,最低限度,我也能保证不会高于在泰国国内的售价。

据了解,保税港区依托特有的保税免税政策,减免首批入驻商家租金,保税仓库费用折扣,电商网站货物免费上线,政府统筹策划宣传等,为入驻的商家提供各项优惠政策。目前,保税区国际商品直销中心引进澳洲、非洲以及德国、西班牙、马来西亚、泰国等国家馆项目,吸引了多家国内知名进口商贸企业入驻。

千里之外的景洪港是澜沧江·湄公河国际航线上的一个重要港口,于1993年成为国家一类对外口岸,2001年6月,景洪港对外国籍船舶开放,并于6月26日正式实现中、老、缅、泰4国商船通航。经过多年建设,景洪港已成为澜湄国际航道上我国境内第一大港口口岸,有景洪港区、橄榄坝、关累3个码头,两个客运泊位、4个货运泊位,年货运量40万吨,客运量150万人次。

景洪港的货运吞吐量虽然与钦州港不是一个量级,但作为通往东南亚国家最便捷的通道之一,又逢“一带一路”时代背景,未来的景洪港不仅在货运上大有可为,打造旅游经济更加具有区域合作的广泛空间。

春城晚报记者  秦明豫  摄影报道

【春城壹网】责任编辑:孙诗莹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钦州VS景洪 当白海豚遇见亚洲象 有0 条评论

友情链接


春晚传媒电子报 喳哇社区 云南网 云南日报网 人民日报 最乐彩 金碧坊 云南公共就业服务网 中国晚报摄影学会网 凤凰资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