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深度 > 事件 > 中学教师压力透视

中学教师压力透视

2015年12月01日 来源: 春城晚报 字号: S M L
摘要: 昭通市昭阳区一中高中部的老师宋明全在上了一节课之后,身体突感不适,去医院排队挂号时,倒下抽搐,不久便与世长辞。宋明全的突然离去在当地引起关注。

办公室里,一位老师正在批改堆积如山的作业

办公室里,一位老师正在批改堆积如山的作业

昭通市昭阳区一中高中部的老师宋明全在上了一节课之后,身体突感不适,去医院排队挂号时,倒下抽搐,不久便与世长辞。宋明全的突然离去在当地引起关注。

宋明全今年刚43岁,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中学高级教师,工作以来长期担任高中班主任和数学教学工作。照片中的他留着短头发,显得很干练。2014年,他带的高三毕业班共81人,其中51人上一本线,其余30人上二本线,这样的高考成绩,足以傲视全校。一位老师说,宋明全既当班主任,又任年级办公室主任,曾教过上届3个毕业班的课。宋明全平时身体正常,11月14日去世的早上还带学生跑步,死亡来得太突然。虽然宋老师去世的具体原因尚未披露,但关注此事的人,都将宋老师的英年早逝归结为职业压力。正是由于职业压力过大,才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很多听到此消息的老师纷纷建言当地的相关部门,要关注和理解老师这个群体,此外,也希望能够每年为老师提供一次免费的体检。“平时小痛小病也就拖着身体去上课,实在不行了就请假去医院,可就是一两天的请假也要扣工资,全勤也没有了,年终考核也要扣工资。其他单位都有体检的福利,为什么教师就没有呢?”永善一位老师很感慨。网友“隔夜茶39693703”说:教师,一年一次的体检满足不了。这样成为了世人眼中的好老师,却丢下了孤儿寡母,哎,说多都是泪……

大家也在思考老师特别是中学老师的生存状态。在许多人眼中,老师有两个假期,工作似乎很清闲。实际中他们面临着怎么样的压力呢?在业内,初三老师面临的职业压力,要小于高三老师所面临的职业压力。从李琼英这个普通的初三老师身上,中学老师所面临的职业压力,可见一斑。

李琼英,女,45岁,昭通市昭阳区二中初三年级主任,342班班主任,342班数学老师。对于这3个身份,李琼英觉得,每一个身份的担子都很重。科任老师主要负责教学;班主任工作量很大,对班级纪律、学习等都要掌握,责任重;年级主任则要负责整个年级的教学管理任务,压力最大。因为要承担班主任和年级主任的工作,李琼英只承担了一个班的数学教学任务,每个周12节课。科任老师课会更多一些,有的老师一个周的课时在20节以上。

人难免会有病痛。但是,请假对于老师是个不敢轻易实施的举动,他们说得最多的就是“耽搁不起!丢不下!”李琼英说,请假就意味着打乱一个班几十名学生的教学进度。大家最常用的方法就是请人代课。请人代课也不是那么简单,因为各个老师的教学进度不同,代课常意味着要重新备课,这就加重了代课老师的工作量。不到万不得已,大家都不会耽误课时,有什么事也总是上完自己的课再去处理。

李琼英说,前年,学校英语老师宋克萍不小心摔伤了腿,走路都很吃力。为了不耽误自己的课,宋老师让家人背自己上5楼的教室,上完课,又让家人将自己背下楼,回家。去年,同校的易晓雪老师母亲病危住院。易老师还是完成教学任务才回到医院守护。很久以后,谈起这件事,易老师仍是含着泪水。

2008年,李琼英老师的母亲过世。母亲离世时,李琼英还在上课,没能守护在母亲身边,这也成为李琼英毕生的遗憾。

说起老师的寒暑假,李琼英说,毕业班老师的假期很短,还有很多上课之外的工作,比如批改作业试卷、备课、辅导差生、家访等等。如果是班主任,得全天候待命,对迟到、缺席、教学秩序的管理需要随时应对、处理突发情况。责任心很大,等最后一节课结束,孩子们离校,还担心着他们路上是否安全。“我们承担着几十个娃娃的责任!”

根据学校相关统计,学校初三年级每个班的留守儿童都在10个以上,这些孩子的家长很多联系不畅,有些甚至长期失联。李琼英说,有些家长对孩子监管的缺失,无形中就将孩子教育的压力转移到老师身上。

因为工作忙,即使是老师的李琼英也少有时间照顾女儿的学习和生活,仅是在女儿回家的时候过问一下。“有时候也会觉得这个工作有点不近人情,近乎残忍,但是想到教室里那几十双明亮的眼睛,总觉得无法丢下。”李琼英说。

春城晚报记者 易科彦    摄影报道

从早上6点到晚上12点

一位初三老师的一天

 初冬的秋城(昭通的别称)还在沉睡中。7点半前后,太阳才会升起。秋城的天气早晚较冷,6点10分,街上除了三两昏黄路灯下跑步晨练的人,少有人影。此时,李琼英家的灯已亮起,她忙碌而紧凑的一天开始了。7点10分以前,她必须赶到学校,在这之前,她还得把在昭通市一中读高中的女儿送到学校。在为宋明全老师惋惜的同时,李琼英说,作为一名老师,她在学生不听话时,更能体会家长的心情,也能从家长的角度,理解老师的不易。

人物档案

李琼英,45岁,1990年从教,昭通市昭阳区二中初三年级主任、342班班主任、342班数学老师。她每天的工作包括:认真核实学生到校情况,并做出班务日志记录(由班委协助完成),若有迟到、缺席的情况,及时与家长联系了解核实相关情况,并进行相应处理;按照课程表安排,完成教学任务;在教学任务之外的时间,批阅作业,备课,完成年级、班级相关工作,解决班级和年级出现的一些问题;负责晚自习值班及相关行政值日工作等。丈夫陈顺金是云南盐化股份有限公司昭通分公司员工,因为李琼英常常忙于工作,照顾家庭的事情更多由他承担。

李琼英上数学课

李琼英上数学课


早上

巡班、改作业、上课 每件事都不能马虎

起床、收拾、整理,骑车将女儿送到学校后,已经快到7点。此时,天边已经泛白,路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

“时间紧,来不及自己做(早点),娃娃(女儿)的早点让她自己在学校(昭通一中)吃,得赶紧去上班了!”为了节省时间,李琼英骑着电动车去学校。

电动车刚骑出去不远,李琼英靠边停了下来,有个来电。只听李琼英在电话里说着:“圆圆(音)妈妈啊……怎么啦……那你赶紧带着去看看……好的……”李琼英当班主任的342班一个学生生病了,家长打电话来请假,李琼英询问了一下孩子的情况,准了假。

7点15分,李琼英赶到学校。停好车,李琼英先到342班看看班里的情况,收了之前布置的作业。“主要是看看学生的考勤情况,有没有什么问题。”检查了班上,一切正常。李琼英看看表,时间快到7点25分了,她准备下楼前往操场。

作为年级主任,李琼英要监督和管理大家跑操。下楼的过程中,有两个小男生捂着肚子坐在楼梯间。“怎么了?”“不舒服!”“怎么两个人同时肚子不舒服,要不要通知班主任。”两个孩子笑着回答,“不用,不用!”立刻加入了跑操的队伍。

体育在中考中有50分的成绩,初三年级会组织大家晨练。由于场地受限,12个毕业班的晨练不得不分成两组轮流使用场地。每天的晨练,各班班主任都会到场监督,维护秩序。利用巡回监督的时间,李琼英和其他5个班的班主任做了简单的沟通,了解各班出勤的情况和班级的情况。

7点45分,做完早操,各班回教室准备上课。10点半,李琼英还有一节数学课。利用上课前的时间,她赶紧回到办公室批改一下作业、试卷。期间,不断有同学、老师来到办公室,年级学生定校服的事,班上同学违反纪律的事……她都要一一处理,一刻也停不下来。

11点半,完成教学任务,班级事务和年级事务,李琼英赶回家为女儿做饭。这天,常出差的丈夫没有出差,便由丈夫去接女儿放学。如果忙,李琼英中午不能回家,女儿则由丈夫照看。

下午

监督学生上课 晚饭时间也在谈工作

午休过后,14点30分,李琼英返回学校。作为年级主任的她,开始检查年级各班考勤和秩序,如果有问题必须立即落实解决。

15点20分,342班有一节体育课。周末,同学们就将进行中考体育的模拟考试。作为班主任,李琼英要去观察、监督一下大家上课的情况。利用学生跑步热身的时间,李琼英向体育老师了解了一下同学们近来的体育成绩。得知全班上课秩序都不错,也比较听话,成绩也不错,李琼英放心不少。

毕竟还都是孩子,热身过程中,面对老师的时候,大家都跑得很认真,跑到老师的背面,队伍就慢了下来。李琼英自然熟悉大家的“小伎俩”,监督着大家不要偷懒。

17点40分,学生们放学。为了帮助大家提高成绩,学校开设了“辅差促优”课(晚自习),晚上19点30分上课。学生们自愿来上课,老师则免费为学生做辅导。由于来上课的学生很多,学校老师还要负责晚自习的辅导和秩序的维护。

下午休息时间很短,老师们通常都不会回家,在学校周边的小餐馆解决晚饭后便回到学校。当天,有位老师相约上晚自习的同事一起吃饭,大家一起前往小餐馆。一路上,聊得最多的还是学生和教学。诸如,某某班的某个同学最近成绩有些下降,大家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某一课的内容,用了一种新的方法进行讲解,大家理解起来更容易等。

晚上

和学生交流感情 回家后仍担心学生安全

19点,李琼英来到教室。第二天,学校就要进行期中考试。李琼英用幽默风趣的语言给大家做考试前动员。同学们不时发出阵阵笑声,课堂氛围活跃了起来。李琼英说,通过这样的交流,同学们和老师的心会更贴近。

19点30分,第一堂晚自习开始。李琼英将课堂交给前来辅导的化学老师。自己要完成年级主任的使命,她回到办公室找出签字本,要完成又一轮的年级12个班的巡查。每到一个班,都要和辅导老师了解学生考勤等相关情况,并由辅导老师签字。

巡查一圈,今天一切正常。在放学前,作为年级主任,她还会不定时检查校内及各班情况,确保教学秩序顺利和学生安全。

学生们21点20分上完最后一节辅导课,便纷纷离校。20分钟后,学生走完,李琼英也前往昭通一中接下晚自习的女儿。

24点,李琼英才上床睡觉。为了学生的安全,学校规定上辅导课的学生都必须由家长来接。尽管如此,从下晚自习到睡之前,李琼英还一直担心着同学们回家的安全。估算着学生们都已经安全到家,还没接到什么紧急电话,才能放心休息。

一天下来,李琼英从6点10分起床到24点休息,已经忙碌了近18个小时。采访中,李琼英说得最多的是,自己只是一名普通的老师,在学校比自己辛苦的老师还有很多。

因为工作忙,李琼英少有时间照顾女儿。“会不会担心女儿在学校的学习生活?”李琼英说,女儿在学校的时间也比在家的时间多。要说怎么照顾女儿,也不现实。“孩子在学校有其他老师照顾,就像我们在照顾其他人的孩子一样,我不担心!”

作为老师,李琼英说要很感谢家人的支持。丈夫陈顺金说:“她在家里总会觉得不踏实,总担心这个学生惹事,那个学生遇到麻烦。还不如让她待在学校。”陈顺金觉得,既然她都选择了这份职业,家里的事谁多做谁少做也无所谓。

春城晚报记者 易科彦 文图

日程安排


【春城壹网】责任编辑:孙诗莹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中学教师压力透视 有0 条评论

友情链接


春晚传媒电子报 喳哇社区 云南网 云南日报网 人民日报 最乐彩 金碧坊 云南公共就业服务网 中国晚报摄影学会网 凤凰资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