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深度 > 人物 > 王洪兵的西柚记

王洪兵的西柚记

2015年12月09日 来源: 春城晚报 字号: S M L
摘要: 王洪兵,玉溪华宁人。这个曾以柑橘闻名的县城,给很多人打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出生于华宁的褚时健如此,王洪兵亦如此。


这是一块传奇之地,褚橙的神话还在继续,另一只“猴子”孕育8年后,也悄然出世。

红河谷、哀牢山,隐匿于尘世之外,瑶草奇花不谢,青松翠柏长春。哀牢其名,意为“酒及酒香”。而它正如一池烈酒,醉人且迷人。褚橙便发源于此,这片神奇的土壤,也因褚橙而再次显容于世间。但这注定只是个序幕,受人间烟火洗礼后,你会发现,它隐约间已变成又一座“花果山”。

“花果山”上当然会有美猴王,于是他来了。

他曾周游西方求取真经,从万里之外带回一种“圣果”,苦心栽培8年,终于得成真果。这种果子的名字叫西柚,所以也有了下面这篇“西柚记”的故事。

灵根孕育源流出

如果说褚橙的使命是励志,那他的使命便是颠覆。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要打一场“进口水果阻击战”。

他的名字叫王洪兵,玉溪华宁人。这个曾以柑橘闻名的县城,给很多人打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出生于华宁的褚时健如此,王洪兵亦如此。

华宁县气候总体上属中亚热带半湿润高原季风气候,日照年平均在2100至2165小时之间,日照冬春多,夏秋少;盘溪、华溪低热河谷地区,有“天然温室”之称。

上世纪80年代,华宁便成为“柑橘之乡”。因为颜色鲜黄,当地人把柑橘都叫做“黄果”。

在这里生长的柑橘都特别甜,但在王洪兵的记忆里,小时候能吃到“黄果”的机会并不多。因为贫穷,果腹都成问题,水果更像一种奢侈品。

“偶尔吃到一两个就感觉相当美味了,我至今还记得当时吃到第一个柑橘的时候,那种酸酸甜甜的滋味入人心肺。”说完他笑了,仿佛自己又回到了那和柑橘亲密接触的第一次,那时的他没有料到,自己今后整个人生会和这种果子密不可分。

贫穷就像一根鞭子,让农村长大的孩子早早学会了坚强和坚韧。12岁起,王洪兵便开始帮家里干农活,渴望早点长大,为父母分担家庭的重任。

1984年,王洪兵16岁,正在上初中。由于他家分配的土地大多都是山地,能够种植水稻的田地只占一小部分。他又带着班里的同学到假期或者放学时,去自家山地旁开荒,最后连带自家分到的山地一共3亩都用来种柑橘。

王洪兵还对这块山地的土质进行了改良,在山地旁挖出90x100cm的壕沟,每隔一米就放上30公斤的氯肥,再加上一些农家肥和容易腐蚀的草料,再盖上土,就形成了一个台地,同时,底下的土地也有了肥料。这似乎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或者说是一种缘分。自那时起,王洪兵便和柑橘结下了不解之缘,一干,就是30多年。

30多年的厚积薄发,方才有了如今打一场“大战”的豪言。而这30年,是不平凡的30年,其间,几多波折与破釜沉舟。幸运的是,他顽强地走了过来。

心性修持大道生

1995年,在许多农民依然以种粮为天职的时候,王洪兵做了个大胆的决定:把家里所有的田地都种上柑橘。

那时的柑橘一公斤能卖到2元钱,家里每年种3亩柑橘地的纯收入能够达到1万元左右。虽然是自己家的产出,并没有计算劳动力成本,但与种稻谷的收入相比,在当时来说已经相当可观。

随后几年,王洪兵的柑橘种植面积不断扩大,上世纪90年代末,也正是国家改革开放之时,王洪兵用租来的货车去到了云南各州县,一边售卖柑橘,一边跟着当地柑橘产区的果农学习种植经验和管理方面的知识。而他的柑橘种植规模逐渐扩大到300亩,手下已经有了几十个人。

“其实我会做这样大的决定是源于我们农村人对生存空间的一个扩展,当时物资各方面都比较匮乏,水果就更少了,我们华溪这一带刚种出来就能卖到两块一公斤,那个时候已经是天价了。”虽然当时市场低迷,但是,这个市场空间非常大,王洪兵说他能预测到。

在全身心投入到柑橘种植后,王洪兵在接下来的10年跑遍了全国各个柑橘种植产区——四川、重庆、湖南、湖北等等。

王洪兵的果园越种越大,在当地也小有名气。不过,建果园的时候很多人都没当回事:“这个肯定是种着玩的!”直到2000年果树挂果丰产,很多村民才醒悟,很快便跟着王洪兵一起搞起了柑橘种植,并形成产业。

2000年,王洪兵成立了云南玉溪金土地绿色产品开发有限公司,他在哀牢山红河谷开始建示范区。随后几年,他的柑橘果园扩大到4900亩,打开了全国市场。

市场总是在波动的。那些年,王洪兵的产业越做越大,但却有种路越走越窄的感觉。他开始寻找,也等待一种机会。

春城晚报记者    邓建华 摄影报道

王洪兵在他的西柚庄园里

王洪兵在他的西柚庄园里



王洪兵八年磨一果

不破不立,革新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2000年,华宁柑橘市场走低。王洪兵先把目光转向了其他产区的柑橘,他拿出200亩地尝试引进了16个柑橘新品种做试验,如来自日本的天草、不知火等等,但都失败了。据初步统计,在2000年至2010年的10年间,在实验新品种方面,王洪兵共交了1200万元的学费,几乎全失败了。

正在王洪兵一筹莫展之时,其中一种引进水果,却给他带来了希望。这,便是西柚。

四海千山路无尽

西柚又叫葡萄柚,约于1750年首先在拉丁美洲巴巴多斯群岛的加勒比海岛上被发现,1823年被引种到美国佛罗里达州作为商业栽培。如今已成为美国柑橘中,销量仅次于甜橙的第二大水果。

西柚中的维生素C含量极其丰富,能增强人体解毒功能。其中的天然叶酸还能预防贫血、减少孕妇生育畸胎的几率,使它成为果中圣品。

2005年去上海考察时,王洪兵曾在超市里与西柚有一面之缘。当时的标价是48元一公斤,王洪兵满腹疑惑,那时冰糖橙的价格才2元钱一公斤,为什么西柚能够卖那么高的价?

他买了几个,那是他第一次吃到西柚,“吃到嘴里非常酸,但它的水份含量比较多,给我的感觉是维生素的含量应该会很丰富。”

回去后,他在网上一查,发现了这种果子的价值,“难怪这么高的价钱,甚至最高卖到了80元每公斤。”

从那时起,王洪兵便有了引种西柚的想法。“西柚一直进口,玉溪那边能成活吗?”王洪兵虽有一点担心,但进取和创新的念头,最终战胜了那一丝顾虑。在充分调研了近3年后,王洪兵在2008年下定决心:种。

当年,王洪兵便向云南省科技厅提出申请立项,搞西柚品种的国际合作。曾经为种好柑橘,他走遍了中国,这次为了把西柚引进玉溪,他开始西游取经。而这一干,又是8年。

8年里,他走遍了全世界所有的西柚产区:美国、南非、阿根廷、以色列、中国台湾、泰国……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西柚实验室,他把所有西柚品种看了个遍,去到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拜访德州农工大学西柚实验室的植物保护专家。

在对比过美国佛罗里达州和云南哀牢山的气候后,王洪兵根据经验判断认为两地的日照、温差等等是大同小异的,要科学判断还是得搞试验示范,但是怎么样能够把美国佛罗里达州的西柚品种引进到自己的柑橘园里呢?

诱人的西柚果肉

诱人的西柚果肉


三山五岳试灵根

王洪兵联系到了南非一家柑橘品种研发实验室的专家Peter,这家实验室和美国弗罗里达州的西柚实验室是资源共享的。

2008年5月,Peter带着王洪兵去到了南非首都约翰内斯堡,参观他们的实验室。

参观后,王洪兵发现了自己的果园与他们的异同:管理都差不多,但他们的强项在于机械化作业及科研上的强大,他们还专门建有实验区。

王洪兵坚定了合作的意向,不仅要把果子引进来,还要让科研也成为金土地的重要支撑。国内外条件不一样,他得因地制宜。他要将实验室建成实验基地,引进他们的品种,实验室不具备做规模化,他就做规模化生产。

很快,王洪兵顺利和南非实验室签订了合约,聘请专家Peter做公司的产品顾问,每年飞3次中国来指导自己果园的西柚种植。

而一个品种是否适合在一块土地上生长不能仅仅靠经验判断,要靠长时间的实验,用数据说话。与南非实验室建立合作关系之后,王洪兵在华宁、哀牢山、重庆分别搞了200亩的实验基地,检测到底哪一块土地适合种植西柚。

田间地头实验室,王洪兵带着金土地的果农们,挥洒着“变革”的汗水。

把西柚引进来之后,王洪兵面临着一个问题:如何扩繁?

“芸香科类植物主要是靠嫁接扩繁,柑橘种植需要在母本上嫁接,西柚也不例外,并不是说建一个苗圃就能扩繁。要有母本嫁接,需要对砧木进行选择。”怎么样去选择扩繁的母本——砧木,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许多问题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先引进佛罗里达西柚对应的砧木繁殖,但很快失败了。“我们尝试用我们本地的枳壳砧,通俗说就是母本进行嫁接,它的适应性各方面比较稳定,我们把从国外引进的西柚做芽穗,进行嫁接。”通过测试,发现它的亲和力竟然非常好,西柚很快扩繁。

王洪兵发现,通过这样的嫁接,还有个好处,国外看到的砧木长得比较高大,云南枳壳砧的树却长得并不高大,而云南坡地多,用枳壳砧就相当于把这个树矮化了,“这个也把国外的西柚做一个驯化,最后我们成功了”。当然,嫁接以后看苗穗和母本会不会出现排斥、早衰一系列问题,他还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检验。

接下来一个现实的问题就是王洪兵的老果园怎么办?老果园的砧木是枳壳砧,这个肯定可以亲和,那么原来果树嫁接的这一段又是蜜桔,又怎么办呢?王洪兵又大胆地进行试验。

他把原来的温州蜜桔树直接混成西柚树,下段是枳壳砧,中段是温州蜜桔或者冰糖橙,最上面是西柚。这个风险是十分巨大的,一旦失败就要面临整个4900亩果园都要重新嫁接种植,王洪兵一咬牙:“做!”

枳壳砧上面嫁接成温州蜜桔的老果树,把最上端的芽穗剪掉,接上西柚的芽穗,最初嫁接出来,到挂果的季节时,出现了一个奇景:一棵树上挂着两种果实,中间是温州蜜桔,上段结出了西柚,并且丰产性很不错。

当然,这只是实验。温州蜜桔的经济价值远远低于西柚,王洪兵决定把中间温州蜜桔新长出的枝条剪掉,这样,中间的蜜桔就不再挂果,只有上方的西柚挂果,更加出人意料的惊喜是,经过中间段温州蜜桔的转化,西柚的甜度上升了,脱酸脱苦的效果明显,比起进口的西柚,王洪兵的西柚甜了,品质更上一层楼!

“这就是劳动创造智慧。”王洪兵笑言。

就这样,从引种实验到大面积的挂果成功,王洪兵历时8年。

哀牢山中大道生

从玉溪到戛洒,一路风景参差不齐。小块梯田,零落的芭蕉树,丛生的枯黄杂草,甘蔗林细长的枝叶像刀戟一样朝天生长着,更多是像被天火烧过一样通红干燥的山地,不着一物,罩在防止滑坡的网兜里。

戛洒往南5公里,是王洪兵的西柚庄园。王洪兵有两片西柚果园,小的一片1200亩,另一片3700亩,除了西柚,还有从美国引来的另一种水果:W默科特。

从2008年开始建立实验区,直到2013年,王洪兵用5年的时间证明了西柚可以在中国生长,并在云南玉溪哀牢山下红河岸边的新平嘎洒、漠沙一带成功引进并且大规模种植!而在重庆的实验基地失败了,“种出来的西柚皮厚并且特别苦涩难以下咽,四川、重庆等地虽然水源充足,但是日照不足,所以种出来的西柚品质不高 。”

实践再次证明了玉溪哀牢山地区适合种植柑橘类水果,其中就包括这种洋果子——西柚。

经过不断的实验筛选,最初引进的13个西柚品种最后选出4个品种,王洪兵开始规模化推广种植。而这4个优良品种被云南省林木品种审定委员会认定为“林木良种”。并且申请了专利,其中一个品种在专利检测时维生素含量高达67%,这是在美国佛罗里达州西柚原产地也没有达到的高度!

2013年,他在玉溪成功开办了“金土地”西柚推介会,被云南省科技厅评为云南省重大科技成果新平县高原特色农业产品。

今年,他的西柚种植整个投入达到1.3亿元人民币,至此,金土地成为国内西柚种植面积最大的企业。

在等待西柚挂果的这两年,金土地公司的温州蜜桔已经停产,只有最先开始实验的部分西柚挂果,一共1200吨,由于销售西柚比蜜桔的利润高出许多倍,并且王洪兵的西柚品质均高于市面上的西柚,他的西柚一经推出立马被全国各地水果经销商抢售一空,现在都在排队预订中,等待新的一批西柚上市。

说到这个喜人的成果,王洪兵说:“只要自己的产品好,肯定会有人认可。我自己的理解是,检验一个产品是不是好,它一定是对消费者有价值,西柚恰好就有这个特性,它对消费者的健康是有好处的。”

据初步估计,目前国内西柚进口大约2万多吨,而金土地种植的西柚,亩产能达到5吨。“我们只要种4000亩,那西柚进口就能阻断在国门外,到时,我价格一降,它就进不来了。”王洪兵始终相信市场的力量,把价格降下来,人们都吃得起,那么他的西柚一定能占领市场。

今年底,王洪兵的公司还将与老挝合作,在湄公河一带建一万公顷的西柚种植产业区,采用机械化种植,他的西柚产业已经开始走出国门。

8年磨一果,王洪对未来西柚的发展充满信心。从10多岁到现在40多岁,他都坚持在做一件事,他始终也只想像哀牢山中的一棵果树,扎根于山中,迎风沐雨晒太阳。

而哀牢这个水果王国,除了褚橙,也需要第二种“大果”来撑起它的繁荣。西柚,会是这种“大果”吗?

春城晚报记者 邓建华 实习生 张彤 摄影报道

【春城壹网】责任编辑:孙诗莹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王洪兵的西柚记 有0 条评论

友情链接


春晚传媒电子报 喳哇社区 云南网 云南日报网 人民日报 最乐彩 金碧坊 云南公共就业服务网 中国晚报摄影学会网 凤凰资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