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深度 > 事件 > 【关注】你的孩子有“自然缺失症”吗?

【关注】你的孩子有“自然缺失症”吗?

2016年01月08日 来源: 春城晚报 字号: S M L
摘要: 越来越多的研究学者认为,小孩若没有过多亲近大自然,可能会导致交际障碍、胆小、易怒等,不喜欢阅读,注意力不集中等。更为严重的则会导致孤独和焦躁。由此,一个在专家和学者们口中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的词语出现了——自然教育。

山野之窗课程活动照

山野之窗课程活动照

你有多久没有带孩子亲近自然了?或许很多家长不认为这是个问题,但越来越多的研究学者认为,小孩若没有过多亲近大自然,可能会导致交际障碍、胆小、易怒等,不敢冒险,稍微有点危险就不敢去尝试;不喜欢阅读,注意力不集中等。更为严重的则会导致孤独和焦躁。由此,一个在专家和学者们口中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的词语出现了——自然教育。

大人不自制小孩染网瘾

去年11月13日至15日,第二届全国自然教育公益论坛在杭州举办,400多位来自全国各地以及美国、荷兰、日本、韩国的自然教育领域专家和从业者分享与交流自然教育的感悟和经验。论坛的主办方介绍,自然教育在中国处于发展初期,这个论坛正是为了更好地推动自然教育多元化社会参与,从而推动中国未来自然保护公益事业的发展。

事实上,美国畅销书《林间最后的小孩》一书指出了中国的孩子在自然教育中面临的问题——只有5%的孩子常常在大自然中探索。

在昆明工作的王微,感叹9岁半的侄子小明(化名)就是典型代表。3年前,不足7岁的小明已经配眼镜,王微就在担心他沉迷在电子产品的世界里不能自拔。去年暑期,她就将母亲和侄子都接到了昆明。

别看小明年龄不大,网龄已有8年。还在他很小时,带他的奶奶常把他丢在一边,自己上网,有时干脆把他抱在腿上自己玩电脑。奶奶没有自制力的结果,就是在小明很小的时候,上网玩游戏就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王微说,小明1岁9个月的时候,就能把电脑游戏“连连看”玩得非常好。那时,大家谁都没有意识到,这对小明将来到底好不好?只觉得很神奇,这么小的孩子竟然会在电脑上玩游戏了,颇有点小得意。

慢慢地,大家发现,小明越来越宅,有时候叫他出去玩,他都懒得出去。祖孙俩在家的生活常常以电脑为伴,“你玩一把,我玩一把” 。

为了解决抢电脑的问题,3年前,家里买了iPad、智能手机,每个人都有了属于自己的角落,而整个家庭因为电子产品互相交流越来越少。

“自然缺失症”的问题

在不久前的一次演讲中,《林间最后的小孩》的作者——美国作家理查德·洛夫(Richard Louv)提到:其实人类拥有很丰富的感官,但平时并不常用,“我们在做什么呢?我们把孩子放到一个空间里,让他们盯着屏幕。我们做的事情切断了丰富感官与自然联系的途径,我们想要过这样的日子吗?生活中有多少阻隔感官的东西存在?也许我们从来没有意识到。”

王微以前就发觉,随着网龄的增长,小明已经开始出现交际障碍,比较胆小,出去不敢冒险,不喜欢阅读,注意力不集中。为此,家人还给他报了个围棋班,想训练他的注意力,但效果不佳。

小明在昆明生活的这段时间,每次出去散步,都会很不乐意地说,出去有什么可看的?爬山的时候,又说风景有啥可看的?直嚷着很累,不想走。就连去动物园玩,都不是特别乐意。“他想玩的,都是城市里比较刺激的一些玩意儿。”王微说,他真的不喜欢自然吗?也不是,他前段时间第一次到农村时,可以和羊对视半天,敢抚摸小羊,也敢喂草,甚至可以一天不用手机。

王微的担心是,侄子小明完全处在一个人人都沉迷电子产品的家庭,他母亲陪伴他做作业时,依然捧着手机看得入迷,不时笑个不停。这样的场景,让一个孩子如何自制呢?“这就造成了另一个问题,他注意力本来就不太集中,作业常常拖几个小时都做不完,户外活动无疑就成了一个奢侈品。”

“我可以每天监督他完成作业,但怎么帮他融入自然有点力不从心。”王微说,或许侄子喜欢山上有活物出没,供他去寻找和相处。

事实上,“去自然化”的生活、儿童的“自然缺失症”,已经成为全球化时代人类共同的现代病。在互联网日益发达的今天,病情正在日趋严重。在上述论坛上,理查德·洛夫也来做了分享。他表示,长期缺乏自然接触给儿童成长带来了很多问题,自然教育就是在治愈这样的“自然缺失症”。

春城晚报记者 谭江华 文 在地自然供图

孩子们探索自然

孩子们探索自然



自然教育在昆明悄然兴起

自然缺失症带来的问题似乎显而易见,但家长们往往不认为这是一种缺陷。于是一种恶性循环开始了——越沉迷于电子世界就会离大自然越远,离大自然越远,所产生的问题也就越多。但一个好的开始是,已经有一些学生家长和自然教育方面的行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开始着手解决。2012年,一个致力于自然教育的普及和发展的机构在昆明成立了,而随着观念的改变,越来越多的孩子来到了这里。

自然也是稀缺品

其实,城市里像小明这样的儿童并不少见。曾云是云南的一名检察官,女儿9岁,从小跟着外婆一起看电视,热播的电视剧从未落下过,《甄嬛传》一集不落地全看完。到现在,她只要站在电视机前面,脚就移动不了。

曾云的女儿也很宅。虽然也爱阅读,但想象力明显偏弱。“已经在读二年级了,看图说话这一块上,尽管能表述清楚,只是中规中矩,没有特别出彩的表现。”

岩羊是一名昆明中学老师,儿子桫椤10岁。他既是一名家长,也是一名自然教育的导师。他发现这些小朋友,现代社会烙印太深了,“休息时都要玩电子游戏。”

去年6月,台湾著名NGO荒野保护协会创始人徐仁修在昆明给家长们上了一堂课,专门讲“儿童自然教育的核心意义”。“大家容易忽略一个事实,人类也是自然系统发育的一分子,人体是往适应自然的方向进化的。”徐仁修说,很多人喜欢种花弄草养宠物,可能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这样做很快乐,其实他们是在抚慰基因中的荒野乡愁,不知不觉就快乐起来。人类去远足或踏青,喜欢到野地山林,喜爱探查秘境,这些都是遗传自远古的游猎祖先。

徐仁修说,“生命成长阶段各有不同的美,孩子需要跟不同的生命接触,并学会欣赏。自然是人类体内细胞共有的乡愁,你没有欣赏能力就没有想象力,让孩子有创造力,就得先培养孩子的想象力,7到11岁是自然教育的关键时期。孩子越小成效越好。如果等到网络游戏成瘾,就事倍功半了。”

自然与儿童的重逢

王愉,云南大学唤青社创始人,2007年毕业于美国威斯康星大学,自然资源的硕士。2012年,她和小伙伴海螺、茉莉、榆钱儿一起创立了“云南在地自然教育中心”,这是一家小小的社会企业,致力于云南本地的自然教育实践。

黄鸿的儿子胡润泽11岁,是昆明明通小学五年级学生。她说,儿子很小就接触大自然,也参加过华德福教育、绿色昆明的一些活动。3年前,她接到王愉的邀请,就让儿子和他爸爸一起参加了在地自然在高黎贡山组织的“杜鹃花之旅”冬令营。

当时,胡润泽也就8岁多,但那次活动给孩子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玩得很开心。后来,就继续参加了几次活动。“儿子每次玩回来都会两眼放光,说翻越的山怎么险峻,瓢虫多么有意思。”

高黎贡山上玩了些什么呢?王愉和她的小伙伴们是这样设计的,因为高黎贡山主要是自然保护区,他们尝试体验和探知高黎贡山的真实存在状态和遗留的本土民族文化,受傈僳族传统狩猎生活中的自然敬畏启发,设计了课程游戏“穿越洪荒”;追踪白眉长臂猿,也在天地开合的寒冷之中,追日出日落。

王愉说,他们让孩子们在高黎贡山上滚草坡,草有膝盖深,孩子们滚下来爬上去,舍不得离开,连饭都不想吃。

夏天,王愉会组织孩子们去西双版纳,走进热带雨林,体验村寨老百姓的生活。11岁的垚垚,参加完版纳活动后,是这样分享的:“今天早上我们到了植物园中玩,下午就玩了一个有趣的游戏‘我们发现吧!’。这个游戏十分有意思,它是让我们去发现奇特的植物,我们太阳鸟小队发现了巨大霸气的王莲,柔美如秀发般的锦屏藤,有害羞极了的含羞草,有如同小瓶子一样的巨花马兜铃,有居高临下的槟榔,还有又圆又大的椰子。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自然中娇小、可爱、有灵气的跳舞草,我们向它唱歌,它就会轻轻摇摆,像在给我们伴舞一样……”

垚垚越来越棒时,胡润泽也让父母刮目相看。“他可以做一些简单的小玩具,10岁开始一个人在家时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下午会去菜市场买了菜回来,洗净、切好,等着我们大人回来做。”老师带着学生去金殿春游,要求观察分享自然里的发现。整个班级,就胡润泽带着放大镜工具。当别的孩子在吃东西、玩乐时,就他在认真观察、记笔记。让黄鸿感动的一个细节是,跟胡润泽一起坚持从幼儿园开始爬山的家庭队伍一共7人,有几个小孩原来出去吃饭就沉迷在ipad里面,自从接受自然教育后就很少这样子。“我们家长们也作出决定,在孩子面前尽量不玩手机。”

亲子自然观察活动

亲子自然观察活动

飞翔吧种子——低龄儿童自然体验

飞翔吧种子——低龄儿童自然体验


自然教育的未来

王愉说,她在美国留学期间,充分体验了美国成熟的自然教育。她记得有一次,在冬天,老师带着孩子们在森林里夜行。威斯康星州冬天的晚上很冷,孩子们不能带电筒和相机,静静地走一段雪地。“我是在昆明长大的,不知道在森林里踩在厚厚积雪上,除了呼吸声和脚步声什么都听不到,是一种什么感觉。那次,老师把孩子们带到森林里一个简易的棚子里,讲跟黑暗相关的故事,鼓励孩子享受宁静。”王愉说,然后两个孩子共享一块薄荷糖,薄荷糖被咬断的刹那会发出光,孩子们感觉十分奇妙。

目前,在地自然有3个主题课程,分别是“以植物为师”、“山野之窗”和“自然笔记”。“以植物为师”是定点在植物园进行的,更多是带孩子们去体验自然,打开他们对自然的感受能力。“有人问我们周末为什么不做两天一夜的自然教育活动,那是因为孩子压力都很大,周末能空出时间的实在太少,有人要学英语,有人要学艺术,大多数都只能空出一天时间来。”王愉说,这已经算是做得好的家长了。

另一个问题是,理查德·洛夫说,未来环境保护伦理面临更大的问题,是环境主义者、自然资源保护主义者和其他环境守护者数量在日渐减少。

美国康奈尔大学的研究者南希·威尔斯和克里斯汀·莱克斯曾对环保主义者的童年影响进行了专门研究。他们调查了城市中18到90岁的成年人。研究显示,成年人对环境的关心和相关行为直接起源于11岁前参与的“野外活动”,比如森林里自由玩耍、徒步、钓鱼和打猎。研究者们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环保主义者和博物学者的童年充满了激励年幼的他们爱护自然的故事,这些往事成为他们后来参与环境保护的动力。

“自然教育应该是劳动密集型行业,按常规导师和孩子比例是1比5。因为自然导师极度缺乏,很多家长报不上名。”在王愉看来,在昆明做自然教育,更大的问题还在于找不到场地,城镇化发展后,留给孩子们探索的荒野之地少之又少。小区环境,因为防虫害的关系,不得不用农药,不适合探索。去年,在地自然在海口镇石城景区筹建了一个“石城自然学校”,算是离昆明城较近的自然教育宝地了,有一定的自然条件和一定的农业体验条件。去年暑期开办了第一期营地活动,受到了小朋友的欢迎。

《林间最后的小孩》提及,成年人现在要帮助孩子回到自然,是非常容易的,但假如没有系统性地改变周围的环境和文化,那么这些努力是微不足道的。3年来,王愉看到了很多在改变的孩子,这让她看到了希望。“自然教育应该培养更健康更快乐,更有独立精神和探索精神的孩子,希望更多人关注它,学校也重视它。这些孩子是未来环境保护的希望。”

春城晚报记者 谭江华 文 在地自然供图

【春城壹网】责任编辑:孙诗莹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关注】你的孩子有“自然缺失症”吗? 有0 条评论

友情链接


春晚传媒电子报 喳哇社区 云南网 云南日报网 人民日报 最乐彩 金碧坊 云南公共就业服务网 中国晚报摄影学会网 凤凰资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