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文体 > 为何他们去红河叫旅行,你去叫走马观花

为何他们去红河叫旅行,你去叫走马观花

2016年07月21日 来源: 春城晚报 字号: S M L
摘要: 近日,网络上传播了一组关于红河旅游的纪录片,共七集,片中既有对自然美景的真实记录,又有对人文风情的详细刻画,美人美景之余,美食在贯穿其中,让人对红河心生向往。

在元阳哈尼梯田里抓起一条活蹦乱跳的鱼,或是在开远的小巷里品上一口火车司机冲泡的咖啡,抑或在建水古城里跟着老师傅做上一把紫陶壶……这些独特的旅行体验,随着七位体验者来到云南红河一一呈现。

近日,网络上传播了一组关于红河旅游的纪录片,共七集,一集一人一个主题,每集10分钟,有登山家对梯田的全新感悟,有生活在俄罗斯的作家对百年开埠通商的独到观察,还有一个火车爱好者在沿着滇越铁路的慢慢穿行,片中既有对自然美景的真实记录,又有对人文风情的详细刻画,美人美景之余,美食在贯穿其中,让人对红河心生向往。

不像登山的登山

来自北京的曾雪松,父亲是中国第一代登山家,她也继承了父亲登山的基因,来到元阳,她是这么描述自己的感受的:我登过珠峰,去过乞力马扎罗,年轻的时候,我一直想追赶上父亲,以为山就是用来征服的。绵延的哈尼梯田,像是一直要修到云彩里。远古时代,擅长精耕细作的哈尼人因为外族入侵,从北方草原迁徙到了高海拔的哀牢山,他们抹去自己的文字,只把故事唱进了山歌里。一辈又一辈的哈尼人打磨了连绵的大山,开辟高山森林,中山村落,低山梯田、平地河流的完美家园。但哈尼老人和我说,这不是人对山的征服。父亲也和我说过同样的话。

坐看上万亩的梯田奇观,梯田上的千年在眼前凝结为一天,梯田的日落吸引了遥远的人们来到这里。但哈尼人的日子依旧如同纺锤一样,一圈一圈,不紧不慢。住在元阳,我开始重新思考人与山。想起父亲给我讲过那些的登山故事。登山最关键的,不是征服,而是站在山顶的时候,呼吸渐渐平缓下来,视线变得开阔,你和它同在。

老司机的一杯咖啡

来自东北的杜雨阳是个火车和铁路爱好者,走遍了世界很多铁路,他的发现勾起了很多云南人的回忆。他首先拜访了朱自德老人, 朱大爷是当年在这条铁路工作的老员工,对这条铁路的爱不亚于自己的家人。咖啡豆,白兰地,老式的石臼依然充满了朱大爷的生活。他在做咖啡的时候依然非常非常的讲究,包括研磨,时间、颗粒的大小、盛咖啡的容器以及过滤咖啡,都是遵照着他当年那个年代的标准来制定的。大家可以想像一下,当你坐在一个特别复古,然后乘坐感又特别舒适的一个小火车上,欣赏着周围两旁的风景,然后突然间你在一个小站,像当年法国修建的这样的一个火车站,这样的一个小站停车下车的时候,站旁边有一家咖啡馆,里边有一个老爷爷在亲自给你烘焙一杯咖啡,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其实当你能品出这杯咖啡的诚意的时候,你就能感觉到整个滇越铁路当年历史的风采,包括它之前的屈辱和现在的繁荣。

而作为世界三大工程遗址的人字桥,每一个部件都在法国量身定做,然后海运到越南海防,再通过红河进入云南。为了适应山高路险,能够把这些定做的部件用马帮和人力运到工地,每个部件都是有限制条件的:每一个钢铁部件的设计重量都限制在100公斤以内,长度不超过2.5米。这些都发生在百年前的云南,至今还有多少人了解?

个旧因祸得“湖”

来自福建厦门的郭恩波是个探险旅游公司的老总,他来到个旧与一帮朋友攀岩,结果发现攀的这座山竟藏了一肚子宝,还有这个小城百年来的兴衰起伏。他漫步金湖边,偶遇了一位曾经的老矿工李胜华。今年92岁的他说,康乾年间,随着富矿逐渐被发现,个旧也掀起一股淘锡热。四川人来了,湖南人来了,广东人也来了。他们挖矿,开厂,带来新的活力。解放前,个旧的大锡便已出口创汇,“锡都”美誉不胫而走。不过就在个旧锡工业一路凯歌的时候,一场暴雨却打乱了节奏。随着山洪爆发,城中的低洼处——原先的一个厂区被淹了,慢慢形成了今天的金湖,如今,历史尘封湖底,湖面波平如镜,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人们谈起那次经历,说得更多的是“因祸得湖(福)”。

还有更多的故事在这七集纪录片中。漫画家寂地在建水寻找手艺人,作家万芳来到蒙自寻找写作的灵感,90后李航去拜访了四位紫陶大师,最终还是没能烧制出来他梦想的咖啡杯,还有美食编辑杨静,带着专业挑剔的眼光来吃号称一个月可以不重样的过桥米线。

这是现代对传统的一种解构,也是对未来旅行的一种探寻,来看看这纪录片,或许你能找适合自己的旅行方式。

【春城壹网】责任编辑:马骁晔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为何他们去红河叫旅行,你去叫走马观花 有0 条评论

友情链接


春晚传媒电子报 喳哇社区 云南网 云南日报网 人民日报 最乐彩 金碧坊 云南公共就业服务网 中国晚报摄影学会网 凤凰资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